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动态 >> 贾樟柯拍了部长篇小说式电影 《江湖儿女》定档9月21日
贾樟柯拍了部长篇小说式电影 《江湖儿女》定档9月21日
2018年5月24日 13:32
 

  在参加完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并获得高度评价后,昨天,导演贾樟柯、主演廖凡、赵涛以及片中友情出演的徐峥和张一白一起出现在北京的首映式上,上影集团等联合出品的新片《江湖儿女》定档9月21日国内公映,导演贾樟柯表示,最近几年,自己特别想把焦点放在人身上,“这么多年我们的观众,我们所有的人都经历过很多事,最难忘的还是那些有情义的人,我特别想拍一部电影讲时代洪流里面人的情义的电影。”

  新片做了三年片名来自费穆

  《江湖儿女》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首映时,现场反响很热烈,结束时全场几千名观众站立鼓掌,长达7分钟,对此,贾樟柯谦逊地说,在戛纳就像是“给孩子操办满月酒,这个孩子出生了,抱出来给大家看了,赢得了满堂彩,对于我们这些孕育它生命的创造者来说,要跟它告别了,我们又要回来收拾心情,该写剧本写剧本,该拍片拍片,所以自己会比较感慨和感动。”

  《江湖儿女》从写剧本到完成,经历了三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拍过江湖。为什么对江湖这么着迷呢?”贾樟柯解释,是因为自己觉得江湖里面的浓情蜜意,“我们留恋很多过去的东西,留恋的是什么?可能就是情义,儿女有义。”

  原来《江湖儿女》这个中文片名,引自著名导演费穆生前筹拍的最后一部影片,电影中的两位主人公“巧巧”(赵涛饰)、“斌哥”(廖凡饰)在时代变迁江湖风浪中共同走过相爱相守、江湖械斗、牢狱之灾,“斌哥”在名利重压下背弃了过往经历以及身边的人,而原本在江湖之外的巧巧却因为坚守爱情而继承信念和情义……

  聊起拍摄的初衷,贾樟柯说,一方面,电影的片名中凝聚了我们熟悉的两个词:江湖。“我们每个人不管做什么行业,其实也都在一个自己的江湖里面,在起起伏伏。”再一个是“儿女”,“我觉得这两个古老的词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很打动我了。它的英文名翻译过来是:灰烬是最洁白的。其实这个电影里面所讲的人,如果我们不把它拍成电影,他们的故事也就变成往事,也就消散了,像灰烬一样,这时候最容易被消散的部分就是电影我们要去表达的,我们呈现它洁白的一面。”

  他还透露,跟华语文化之外的地区讲“江湖是什么”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剧组在翻译的时候,因为影片中出现了很多“江湖”这个词,最后导演和英文字幕翻译者决定,就用“江湖”的拼音。“对我来说,江湖一方面是传奇的世界,另一方面是我们中国人独有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我希望这个江湖属于中国,哪怕很难被其他文化理解,它是由我内心出发的,我们中国人一看会有感应的,会有感染力,会有共鸣的一个江湖世界。”

  赵涛老师到了要绽放的时候

  《江湖儿女》讲述了一对情侣从2001年到2018年的17年的情感风暴。贾樟柯回忆,整个剧本的创作过程非常的激动,“当你投入到里面,一个是时代的回忆,小城、爱情,还有我们经历的那些人生中的狂暴的时刻。而他在微博上写的那句“我跟你经历过最大的风浪是我们的爱情”也被印在了电影海报上。

  至于如何想到找廖凡出演男主角,贾樟柯回忆,这源于小时候的一段经历,“那时候我们小孩子上学家长都不会送的,我们吃完饭背个书包就走了,我从我家巷子里出来的时候,那天发洪水,洪水很高,在街上流,我很害怕,站在马路这边不敢过去,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过来,他什么都没说,他用他的胳膊夹起我,把我扛过洪水,把我往对面一扔就走了。我回头一看,是我们小孩子非常崇拜的我们那片的大哥,他那个时候应该也就十八九岁,我觉得我要找一个这样的人,然后我就想到了廖凡,他就像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他还透露,廖凡学山西话非常快,“当我们第一次围读剧本时,他的山西话达到了四级,当我们正式开机的时候,我觉得他过了六级。”《江湖儿女》剧组工作的默契程度也让廖凡吃惊,“我是一个外来者,但很快发现,你不用跟他们做更多交流,他的团队基本上都是山西人,大家都不用废话。就像导演说的,除了我们在第一次剧本朗读时他很细腻地帮我把这两个人物讲了一遍以后,大家就再也没有说过关于这个人要怎么样的事情。”

  作为御用演员和妻子的赵涛,贾樟柯赞不绝口,“2013年我们再次合作的时候,我觉得她真的可以称之为赵老师了,她拥有非常独特专业的工作方法,表演的方法,人也是这样,随着成长,内心世界变得丰富细腻的时候,她赋予角色塑造的能力变得愈加强。”他透露,这次在戛纳国际电影节,很多发行公司的人对于赵涛这些年的表演给予了很高评价,“这次在戛纳闲聊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有一个比喻很好,感觉赵涛像一朵花,到了她要开放的阶段。虽然这个酝酿时间是18年,但是到了要开放的时候。”而赵涛表示,她觉得导演已经进入到一个“他能够非常熟练处理这种复杂人物关系的状态,我觉得导演一直在做自我的超越。”

  贾樟柯说,自己希望把《江湖儿女》拍成长篇小说式的电影,里面有复杂的人物,同时也有比较漫长的时间,“因为我觉得只有把人放在时间的长河里面,我们才能理解很多东西,很多情感才能够通过时间的酝酿像陈酒一样捕捉到芬香。”


来源:北京晚报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