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播剧集 >> 《执着的追踪》
《执着的追踪》
2017年4月24日 13:53
 

东方电影频道5月4日起每晚四集开播

主演:樊少皇、亦涵、管乐

  1941年12月,天津百货售品所北平分所经理(实为军统和中共地下党双重身份)赵运达接到军统的特殊任务“蜂鸟行动”,负责保护美国军医弗利离开北平。安排乔装成弗利的两个美国人被日本宪兵队跟踪追杀,真正的弗利得以踏上离开北平的火车。他们的行动都牵扯到了一件中国的国宝—北京人头盖骨。此时,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并不清楚,很可能落入了日本军队的手中,赵运达为此开始了寻找头盖骨去向。赵运达的未婚妻方依琳也来到了北平售品百货所分所任会计,其实她已秘密加入了中共地下党,此次来京的主要任务也是负责追查头盖骨的下落,不料就在刚刚抵达之时,就却与一伙在房良县称为“铲帮”的土匪发生了误会和纠缠,赵运达独身闯入土匪窝营救方依琳,并因此结交土匪胡大山。

  良乡城中共地下党员罗化之被叛徒殷耀东出卖,临终前交与赵运达半个情报,让他追踪到殷耀东夺回另外半个情报,交与中共地下党。大鼓书艺人张翠凤本是地下党罗化之的妹妹。张翠凤也本是地下党员,但罗化之的牺牲使年轻的张翠凤非常悲愤,在她想以己之力找机会痛杀日本鬼子。但她在不断的斗争中,在北平中共地下党员赵运达和焦进山(协和医院医生)的指导和帮助下,终于成长起来。也正值此时,北平宪兵队大佐太田开始了抢夺我国文物的代号“狼食”行动。太田为完成此次行动从汉奸中招暮人才。李同和殷耀东都成了“狼食”行动队的骨干。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追踪与被追踪、出卖宝物与抢夺宝物的角斗由此开始。

  为了追踪国宝,赵运达卷入了日本人的“狼食”阴谋,太田企图以北平百货售品所出售日货为突破口,打赢在中国的经济战,实现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赵运达未婚妻方依琳也因遭日军怀疑牢狱受尽折磨,但日军毫无所获。在押审中,小野发现了方依琳是他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也是他曾经追求的对象,所以小野也在为方依琳设法辩解。此时的赵运达也在动员各方力量设法营救方依琳,但太田却以要求北平百货售品所出售日货为条件,赵运达在无奈中只得同意。然而赵运达和方依琳并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他们之间发生了发生了激烈的怀疑和矛盾,经过了多次的试探和彼此的考验,特别是经过了鲍家街43号事件的发生,赵运达和方依琳终于了解对方身份,并肩战斗在一起。

  赵运达、方依琳、焦进山和张翠凤等中共地下党员的共同协作下,利用智慧与计谋“捆绑”在一起,周旋于驻良乡的日本宪兵队大佐太田、少佐中村、汉奸殷耀东、军统特务之间,经过了董家林激战、大鼓书院激战和小校场激战,土匪胡大山也逐渐消除与赵运达的误会,加入到了追踪国宝头盖骨的任务中。

  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赵运达与自己的未婚妻,联合良乡大鼓书艺人张翠凤、土匪胡大山等爱国志士,最终在协和医院设法运出头盖骨的过程中,与日军发生了惨烈的战斗,胡大山也不幸壮烈牺牲。然而,真实头盖骨依旧没有下落。当方依琳得知小野可能执行运送北京人头盖骨的任务时,未征得赵运达的同意,就决定随小野南下。数个月后,传来了“阿波丸号”被美军击沉的消息……日本投降了,龟缩在良乡城的中村切腹自杀了。但是赵运达永远的失去了方依林以及曾经一起战斗过的胡大山等人。张翠凤为抗战胜利而弹唱一曲新的大鼓书,赵运达在感慨万千之际,又重新踏上了追寻头盖骨的征程。若干年后,古稀之年的赵运达来到周口店,不禁潸然泪下------

  第一集

  1941年冬天,在日本侵略下的北平阴云密布。此时,国民党军统和北平美国海军陆战队商议共同堪称国宝、存放在北京协和医院的5颗北京猿人头骨化石带出北京,暂存美国。军统北平站长蒋诚安排其手下赵运达(天津百货售品所北平分所经理、中共地下党员)协助保护运送人员。当北京美国海军陆战队安排三路人马携带真假头盖骨出城,受到日本军队的追杀。北平日本宪兵队大佐太田得到了手下获得的五颗北京人头盖骨时,却被告知是赝品,太田大发雷霆。太田即时启动了代号为“狼食”的掠夺中国文物的计划,并责成良乡宪兵队中村和别动队队长、汉奸李同完成,他亲自赶到良乡安排中村做好狼食计划,并且告诫中村不要过分迷恋中国文化,特别是迷恋大鼓书。北平地下党负责人、良乡风雅斋书店老板罗化之也被安排追查头盖骨的下落,他与中共地下党员、天津百货售品所北平分所经理赵运达商议如何得到有效线索。此时,赵运达的恋人方依琳被派到北平百货所做会计,在途中却遇到了一个想骗她的古董栓子,不料这一切却被房良县以胡大山为首的土匪“铲帮”的一个弟兄看到,导致双方发生了误会,以为栓子和北平百货所有什么瓜葛,胡大山带领着一帮土匪前去北平百货所房良站闹事。赵运达和方依琳前去解决,双方发生了冲突。之后,就在方依琳到良乡大鼓书院欣赏大鼓书之时,被“铲帮”

  绑架。赵运达开始设法营救方依琳,并把此事向罗化之汇报,罗化之委托自己的妹妹、大鼓书艺人张翠凤协助解决。

  第二集

  被土匪劫持的方依琳被关押“铲帮”的老窝,铲帮的老三却对方却依琳产生不轨之心,就在他伺机调戏方依琳之际,恰巧被胡大山发现,胡大山阻止了老三这种下三滥的做法。赵运达也在深夜赶到了铲帮的老窝,他在暗中放火,方依琳趁机逃走。而赵运达却也因此与胡大山的妹妹胡兰子不期而遇,胡兰子对赵运达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并未追究他放火的行为。胡大山正在为方依琳的逃走而懊恼,不料自己倾慕的大鼓书艺人张翠凤邀请见面,使他喜出望外。当胡大山和胡兰子来到大鼓书院时,不料却是张翠凤在替方依琳求情,请他放了方依琳,胡大山知道方依琳已经逃走,也就做了顺水人情。当罗化之得知赵运达私自闯入铲帮的营救方依琳的情况后,对他的这种冒失行为进行了批评。而罗化之按计划与一名代号“仙鹤”的地下党接头时,却并没有如期见到来人。他便向在电报局工作的地下党员殷耀东相约在茶馆见面了解情况。但殷耀东却已经被李同的别动队盯上了,就在他刚离开就被日本便衣特务抓捕。北平站长蒋诚召集安排大通银行经理、军统特务叶青和赵运达见面认识,告知他们由美军运送的头盖骨下落不明,要他们合作追查头盖骨的下落。然而,与蒋诚有染的叶青又与别动队长、汉奸李同联系密切,这让蒋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第三集

  叶青感觉到了蒋诚对自己的怀疑,百般解释之后,老奸巨猾的蒋诚才放下心来,他还暗中授意叶青要利用赵运达,以便将来可以左右逢源。日本华北集团军大将山下给太田来信,指示他立刻启动狼食行动计划,并指明找到北京人头盖骨是“狼食”行动的首要任务。太田指示下属要对各古玩店、协和医院、美国公使馆和考古学家裴文中家中以及相关地区展开搜查,并指派别动队李同协助中村少佐完成此项任务,企图以此行动作为对中国文化控制的开始。中村和李同在接到命令后,共同到周口店调查头盖骨下落。当中村向当地村民打听有关头盖骨的下落时,村民胡大山的父亲竟然说出是自己协助挖出了北京人头盖骨。在被带回良乡宪兵队审问的途中,胡大山的父亲伺机逃跑,但被李同追杀在北平百货分所良乡站的后院。悲愤至极的胡大山、胡兰子和铲帮弟兄误认为这与赵云达有关,双方的矛盾进一步加深。此时,北平地下党也在积极找寻关于头盖骨的下落,在北平美国公使馆作厨师的中共地下党马富,无意中偷听到关于头盖骨的线索,并把这一情报藏于木鱼之中交给清远法师。罗化之也到北平与在协和医院工作的地下党焦进山接头,并潜入被日军严密把守的协和医院试图发现线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被日军抓捕的殷耀东禁不住严刑逼供而叛变。

  第四集

  方依琳独自回到天津,她暗中到了绸布庄,绸布庄的老板秘密告诉她目前的任务就是要寻找头盖骨,并且尽快与代号为“白云”的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日军已经开始全面实施“狼食”行动,并着重对房良县进行搜查,以求获得北京人头盖骨的线索。此时,掌握到头盖骨情报的马富把情报藏在了一个木鱼中,并交给了云居寺的清远法师。不料马富的行踪也被敌人所察觉,受到了别动队的围捕,他受伤被捕后送到了协和医院进行抢救。当马富发现在协和医院工作的焦进山是自己的同志后,就把取得情报的联系方式告诉了焦进山,然而马富却不幸牺牲。得知情报的焦进山迅速把此事向罗化之作了汇报。罗化之去清远法师处取到木鱼后,马上与殷耀东在茶馆接头,但此时他并不知道殷耀东已经叛变。当他发觉殷耀东的举动有些反常后,就以改天再见面为由设法逃脱,但他只拿了藏有一半情报的木鱼槌,木鱼身却被殷耀东抢到。罗化之在逃离中遭到围捕而来敌人的枪击,不幸中枪身亡,临终前把木鱼槌交给了前来营救的赵运达,并让他尽快与代号“仙鹤”的地下党接头。良乡宪兵队中村少佐命人把罗化之的尸体挂在良乡城门楼以示警告。张翠凤得到哥哥罗化之被杀的消息正痛不欲生,发誓要找出杀害兄长的凶手。胡大山为了张翠凤带领手下兄弟,夜袭良乡城夺回了罗化之的尸体。

  第五集

  李同与叶青会面,并告诉叶青罗化之是中共地下党的情况,叶青也迅速就此事找赵运达打探。此时的方依琳也以秘密身份往返与天津和北平,赵运达对方依琳的独自活动的行为产生了怀疑。而放依琳在接到上级的指示后,按照约定与“白云”接头,但前来的人是在协和医院工作的焦进山,焦进山告诉她真正的“白云”是已经牺牲了的风雅斋书店的老板罗化之,焦进山告诉方依琳现在他们和上级组织失去了联系,并指示她暂时不要有任何举动。这时,在良乡的中村也在从殷耀东那里打探各种情况,并要求殷耀东一定要找到藏有另外半份情报的木鱼槌。同时,在狼食行动的大搜查中,太田对北平百货售品一直不与日军合作的行为产生了怀疑,他派李同的行动队要时刻监视赵运达的行动,而太田的下属也传来消息,说已经在秦皇岛找到曾经带走头盖骨的美国人弗利,但是并无所获,太田因此判断北京人头盖骨可能仍在北平。就在这个时候,铲帮也打探到了是李同杀害了胡大山的父亲,胡大山得知消息后带领二宝和妹妹胡兰子一帮人进北平城寻找李同。不料在百货所附近与监视赵运达的李同的别动队相遭遇,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胡兰子不幸中弹受伤,落荒中她被赵运达营救藏匿在百货所院内。李同给别动队下令要立刻搜查北平的各家医院,看是否有受枪伤的女子。

  第六集

  李同的别动队误以为与他们交火的铲帮与共产党有关,借此在北平城进行大肆搜捕,不少无辜女子被抓。然而,别动队在北平的行动却被叶青发现,叶青向李同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同告诉她是可能与共产党发生了交火。赵运达在城里想为胡兰子要寻找合适的医院,但是看到这种大搜捕的情形也之好回家。无奈中,赵运达把胡兰子受伤的情况告诉了方依琳,两人商议如何救助胡兰子,方依琳想到了在协和医院的工作的焦进山,就前往协和医院请求焦进山的帮助。正当夜晚方依琳带着焦进山前往百货所之际,却被途中回家的叶青发现,叶青尾随而至,恰巧看到了焦进山正在给胡兰子手术。叶青质问赵运达为什么窝藏共产党,赵运达解释胡兰子只是土匪妹妹,和共产党无关,他救胡兰子正是为了获取关于头盖骨的情报,这稍稍打消了叶青的怀疑。手术后的胡兰子就躲在百货所内养伤,受到了赵运达和方依琳的精心照料,胡兰子对之前他们之间的误解也渐有消除。四处找寻胡兰子的胡大山此时心急如焚,他的手下无意中发现了隐藏于百货所内的胡兰子,并强行闯入从百货所将她带走。此后,叶青通过李同认识了殷耀东,要与他进行地下情报的买卖。但殷耀东与叶青的频繁接触引起了中村的怀疑,他暗中设计让已无利用价值的殷耀东去找到藏有另外半个情报的木鱼槌。

  第七集

  中村安排下属河野想办法放出风去,让人们知道殷耀东是持有半个情报的叛徒,之后预计共产党要设法铲除殷耀东,他们藉此也可以发现潜藏的共产党人和另外的半份情报,河野马上安排李同去办理此事。方依琳和殷耀东同时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消息,暗示殷耀东和罗化之的死有关系。看到这则消息后,殷耀东猜测到这可能是中村暗中使用的计谋,他对日军也产生了怒意。方依琳、焦进山和张翠凤根据此也判断殷耀东可能已经叛变。赵运达此时也利用一台报废的电台,用计谋靠近殷耀东,并用利益诱惑殷上钩,但多疑的殷耀东并没有马上答应。本来已经逐渐痊愈的胡兰子想让哥哥去感谢赵运达和焦进山的救命之恩,可胡大山在城里却了解到赵运达和殷耀东的有不少来往,这下让他误以为赵运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汉奸。当张翠凤得知是殷耀东出卖了自己的兄长时,悲愤之极的她想要亲手铲除这个叛徒。她与贴身丫鬟红梅计划接近殷耀东,并在茶馆杀死殷耀东,可是由于红梅的紧张却让计划没有成功实施。就在北平地下党多方力量都在设法接近殷耀东的同时,焦进山收到了地下党的指示,让他去良乡大鼓书院。焦进山独自赶到良乡,终于与张翠凤接上了头,他也得知原来张翠凤是罗化之的妹妹,并把头盖骨隐藏在木鱼的情况告诉了张翠凤,并告诫她要学会遵守党的组织纪律。

  第八集

  拿着木鱼槌的赵运达在家中反复琢磨写在上面“吐金碧”的三个字,但他始终不明白这上面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在想办法四处寻找另外半个情报。李同也在与叶青秘密接触,李同告诉叶青焦进山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只是听命于叶青的指令才没有对焦进山下手。叶青也出于对自己利益的考虑,警告李同不要把有关情报轻易报告中村。此时,中村却在四处撒网,放出风来要高价收买关于头盖骨的情报,但是太田认为这种方法太过愚蠢,明确表示反对中村的做法。当叶青找李同确认中村放出来的消息是否属实时,李同却告诉她这是一个阴谋。从方依琳那里得知情况的焦进山迅速找到张翠凤,让她密切关注此事,并再次告诫她要严守纪律,不要轻举妄动。然而,张翠凤却在私下里执意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并让人告诉殷耀东在城西小校场见面交换情报,殷耀东把此事报告了中村。中村派手下进行了布置。同时,张翠凤又约到胡大山和胡兰子,希望他能在小校场协助绑架殷耀东,胡兰子无意间把这一消息透露给了赵运达。热闹的小校场人山人海,化装成乞丐的张翠凤混迹于人群之中,殷耀东并未辨认出她来。张翠凤在佯装交换情报时将殷耀东刺伤,一场激烈的枪战在小校场展开了。胡大山等人遭到了日本军队的围攻,赵运达就及时赶到,解救了铲帮兄弟,不想这反而引起了胡大山对他的怀疑。

  第九集

  尽管赵运达在小校场及时解围了胡大山等人,但他却对赵运达从天而降式的神奇充满了怀疑。然而,在对赵运达有着好感的妹妹胡兰子的百般解释和劝说下,为了表达救命之恩和进一步证实自己的想法,义气豪爽的胡大山还是同意设宴感谢赵运达,宴席期间胡大山有意盘问赵运达的底细和到小校场的目的,赵运达也机智地应付了过去。受了伤的殷耀东住进了协和医院,叶青在李同的安排下前往探视,她以各种理由利诱殷耀东,并试图收买殷耀东手中持有的半个情报。就在此时,日军加强了对头盖骨下落的搜查力度,天皇特派员藤田也来到了北平见到了太田,负责督察“狼食”行动的进展,然而太田对此并不高兴,并秘密安排人员到秦皇岛一带搜寻头盖骨的下落。太田的上司山下大将专门给他来电,告诫他要注意处理好与藤田的关系。藤田到达北京的消息也传到了军统那里,北平站蒋诚召集赵运达和叶青要严密注视藤田的动向。张翠凤正要把获取殷耀东的情报前往协和医院交给了焦进山,不料却无意中看到了在此住院养伤的殷耀东,她和焦进山决定借机除掉殷耀东,然而却因中村到来的探视而行动未果。此时,方依琳前往拜访头盖骨发现者、考古学家裴文中,却被监视裴文中的日军所抓捕。在狱中的方依琳被日军严刑拷打,追问她去拜访裴文中是不是与北京人头盖骨有关。

  第十集

  铲帮的老三迷恋上了赌博,沉迷于此的他落入了叶青设下的圈套。在叶青的威逼利诱下,老三答应了为叶青搜集关于胡大山的情报。山下大将也在此时途径北平,并向太田了解“狼食”行动的进展情况,同时知道了太田与藤田之间存在着极大的矛盾,他还派他的外甥小野辅佐太田的工作。被关押在日军监狱的方依琳,藤田直接对方依琳进行严刑拷问,但是日军毫无所获。在押审中,小野发现了方依琳是他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也是他曾经追求的对象。小野在藤田和太田面前介绍了他与方依琳之前留学的事情,并为方依琳百般辩解,但藤田认为凡事接触过北京人头盖骨和裴文中的都有巨大嫌疑,都是他要审查的对象。老三受叶青的指使,把方依琳被日军抓捕的消息告诉了胡大山,胡大山决定回报帮助营救方依琳来回报赵运达。就在胡大山带领着几个兄弟来到北平百货所来确认此事时,却被告知他被日本宪兵队所通缉的消息,他们被围困在了已经戒严了的北平城里。而李同也接到了太田的命令,不仅要加紧布控尽早抓住胡大山,还要加紧寻找在良乡的古墓群。此时,赵运达也在动员各方力量设法营救方依琳,并设法通过李同向太田求情。狡猾的太田同意释放方依琳,但却以此要求北平百货售品所放弃一直不售卖日货的原则,开始与日军合作出售日货,赵运达在无奈中只好同意。

  第十一集

  原来太田是想利用赵运达的商人身份,企图以北平百货售品所出售日货为突破口,打赢在华北的经济战,实现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被解救回家的方依琳得知自己的是以百货所出售日货为条件释放的,她觉得赵运达失去了民族的立场,置天津百货售品所的声望于不顾,俩人发生了冲突。赵运达向她解释了自己的理由,只是要采用有效的对策。躲藏在北平城的胡大山一行,也在情急中又找到了赵运达,让他帮助自己躲藏在百货所运送货的箱子中,准备逃出北平城,然而出城中遇到了李同别动队的检查,好在有惊无险,胡大山得以顺利出城。日军按时把日货运到了北平百货所,赵运达只能把日货暂时封存在一处院落中,并未真正售卖。赵运达把日军强行他出售日货的事情也告诉了蒋诚,希望他能帮助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蒋诚答应他设法出资购买这批货运到抗日前线。太田对迟迟不能落网的胡大山耿耿于怀,他责令李同要限期抓捕胡大山。李同急忙找到叶青,向她打探胡大山的动向。叶青就派手下找到铲帮老三,让他想办法让胡大山第二天到良乡大鼓书院看戏。恰巧此时胡大山的表弟也来到铲帮,老三相约胡大山到良乡大鼓书院看戏。正在看戏中的胡大山遭到了别动队的埋伏,他的表弟不幸中弹而亡。胡大山发誓要为表弟报仇雪恨,让安排老三打探李同的行踪。老三就把此透露给叶青,叶青又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李同,李同的别动队在万花楼设下了圈套将胡大山和许二宝抓捕。

  第十二集

  胡大山和许二宝被李同的别动队抓捕后,被押上了车准备运回宪兵队。守在外面的胡兰子看到哥哥胡大山被抓,便在在运送途中设置障碍,并劫走了胡大山和许二宝,但是许二宝不幸中弹受伤。胡大山几人在落荒中躲进一处院子,无意中胡大山却看到院中堆满日货,痛恨日本的胡大山就势一把火就将货物烧掉。可是,这批货物恰好是赵运达之前被太田强行接受暂时存放在此的。蒋诚听到这一消息后对赵运达大发雷霆,不知如何对上级交待。而李同却因到手的胡大山而被劫走也对手下大发脾气。赵运达此时故作着急向太田报告日货被烧掉,太田假意安慰赵运达并告诉再给他送一批日货,这使得赵运达十分为难。胡大山因为许二宝受伤还留在在北平城,因为无法去医院,胡兰子只好前去求助赵运达。赵运达心想办法协助胡大山一行再次以运送日货的名义逃出北平城,这才使得许二宝可以安心疗伤,但是胡大山对于李同会设下圈套抓捕自己想不明白。当太田把新的日货交给了赵运达后,便急着向赵运达催要货款,手头资金短缺的赵运达不知如何如何面对。当方依琳得知北平百货所的窘况之后,她就想办法四处向一些朋友借款,但是当大家知道北平百货所与日军的瓜葛之后,并所有的人都拒绝了她的请求。在求助无援的情况下,方依琳想到了赵运达早年送给自己的玉如意。

  第十三集

  在百货所拿不出货款的巨大压力下,方依琳和赵运达之间彼此的情感反而加深,相互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叶青手下也打探到了是赵运达帮助胡大山逃出城的,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赵运达这么要帮胡大山。在太田不断催问货款的情况下,方依琳决定把自己的首饰全部卖掉,包括赵运达当年送给她的玉如意。然而,当方依琳私自去当铺抵押自己的首饰时,却被驻守在当铺的藤田派遣的人员又一次抓捕。藤田想要了解方依琳的玉如意从何而来,原来藤田还是怀疑方依琳一定知道头盖骨的下落。在审讯室中,小野想要再次对方依琳施以援手,并与藤田发生了冲突。得到方依琳被抓消息的赵运达前来请求太田,太田也在百般推诿。可是小野此时也对太田提出释放方依琳的请求,引得太田勃然大怒,他怒斥小野是因情感迷惑了理智,要他恪守日本军人的职责。叶青也找到了赵运达,追问他为什么反复帮助胡大山,要他在没有摸清胡大山的底细之前,远离胡大山,要他完成好军统的任务。就在此时,有人向藤田报告,说是打听到了北京人头盖骨在城南小树林。然而这一情况却被随时监听藤田的李同听到,并迅速报告了太田。这一消息不料迅速传开,各方势力都开始行动了起来。胡大山也为了要守住这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也率领一帮兄弟前往,但是老三以肚子难受为由借故留了下来。

  第十四集

  当李同把北京人头盖骨在城南小树林的消息报告给太田时,太田却对消息的来源表示怀疑,恰好李同的手下来报告,说是发现了胡大山一伙正往城南小树林方向移动,太田决定带领小野亲自前往。当太田和李同赶到时,正好遇到胡大山等人在挖掘,李同等人乘势袭击,胡大山等人落荒而逃。在挖掘现场,他们发现了挖出了装有头盖骨的箱子。如获至宝的太田大为兴奋,认为这是他“狼食”行动的最大成果,也是向山下大将邀功请赏的最好礼物,但是小野对此次顺利的结果却表示怀疑,认为这其中可能有诈,建议请专家来鉴定头盖骨的真伪。而之前老三原来是佯装生病乘机偷偷想叶青报告胡大山他们的行踪。当藤田得知太田背着他偷偷安排人马突袭城南小树林的消息后,他对太田私自的行动表示愤怒,俩人为了争夺功劳发生了激烈冲突。藤田警告太田的“狼食”行动其实是其饱食私囊的行为,并以天皇来压制太田交出头盖骨。太田在无奈中只好屈从,并和藤田决定尽快找专家来鉴定此批头盖骨的真伪。由于这批头盖骨的发现,小野趁机向太田求情释放方依琳,他同时提醒方依琳要远离政治和与头盖骨相关的事情,方依琳安全获释。虽然赵运达对方依琳的顺利回来非常高兴,但是对她的真实身份和一系列的行为产生怀疑,他们彼此间的信任有了隔膜。

  第十五集

  赵运达前去日本宪兵队找李同了解城南小树林发生的情况,叶青也来百货店找赵运达,告诉他日本人在城南小树林找到了北京人头盖骨,商量如何阻止日军的进一步行动。赵运达刻意回避着方依琳的同时,方依琳对赵运达与李同和叶青的频繁接触也产生了怀疑。叶青独自找到李同,要他帮助尽快把头盖骨帮她弄到手,但李同认为这风险太大。叶青在情急之下以死相逼,让李同务必查找到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藤田从东京请到了考古学家长谷川教授已经来到北平,让他对头盖骨的真伪进行鉴定。然而,太田却另有打算,他并不希望长谷川尽快接触到头盖骨使得藤田抢得头功,而是设法拖延鉴定的时间。太田又命令小野,如果头盖骨万一是真的,就让中村乔装成土匪埋伏在运送头盖骨的途中进行抢劫,然而中村他们在雪地中并未等到藤田人马的到来。当长谷川鉴定头盖骨后认定是毫无价值的假货。原来,这一切都是胡大山设计好的计谋,头盖骨也是胡大山造假的,胡大山一伙正在他的铲帮与兄弟庆祝自己的计划成功,听到这个消息的老三迅速把这一情况报告了叶青。假头盖骨的事情让藤田和太田大失颜面,气急败坏的太田发誓要铲除胡大山以解心头之恨。中村命令殷耀东要尽快查找到胡大山的下落,殷耀东开始布置人马大肆搜捕,并四处张贴对胡大山的通缉令。

  第十六集

  殷耀东张贴的通缉令似乎有了很大的效果,不断有市民来报告说发现了胡大山的行踪,然而这些情报却毫无意义,殷耀东对胡大山的抓捕行动并未见到实质性的进展。太田为了加强对赵运达的控制,授意报馆在报纸上刊登北平百货所出售日货的消息,意在逼迫赵运达加紧对日货的销售,特别是要逼迫天津总部屈服于日军,或者让老百姓痛恨天津百货所和北平所。太田认为眼下日军只是在武力上征服了中国,他不仅想要对中国实行经济侵略,而且阴谋要进行更深入的文化侵略。面对着报纸上这则消息,赵运达和方依林万分着急,这样使得本在困境中的北平售品所更是雪上加霜。然而不知实情的北平百姓却误以为赵运达充当了汉奸,偷偷在售品所的外面贴满了各种侮辱性的条幅。铲帮胡大山也看到了报纸的消息,本来刚刚对赵运达有了好感的他又非常气愤,认为赵运达是个不折不扣的汉奸,尽管胡兰子百般为赵运达辩护,但是胡大山发誓要与赵运达势不两立,。北平百货售品所出售日货的消息也传到了当天津总部,老板宋则久得知此消息后,误认为赵运达愿当汉奸,辱没了天津百货售品所的名声,也辱没了他的民族气节,宋则久大发雷霆,急召赵运达、方依琳回到天津。赵运达和方依琳对此作了很多解释,但没有效果,宋则久气愤之中要撤除赵运达在北平分所的职务。

  第十七集

  方依琳和赵运达在天津百货售品所向宋则久作了大量工作,最终使他暂时相信赵运达的本意,了解到这原来是日本人的阴谋。为了保持天津百货所不售日货的原则,保住商号的信誉,赵运达和方依琳说服了宋则久,决定从即日起登报声明,北平分所和天津百货售品所对外宣布决裂,独立经营。太田得意地认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赵运达成为自己手中的一个棋子,他阴谋利用北平百货售品所成为销售日货的标杆,进而深入华北甚至整个中国。此时,协和医院的地下党员焦进山也与方依琳接头,了解赵运达的底细,方依琳如实汇报了她与赵运达的关系,焦进山指示她要仔细观察赵运达的真实身份。北平百货所出售日货的消息越传越广,生意也一落千丈,赵运达背负上了汉奸的骂名。内心苦不堪言的赵运达,满肚子的痛苦和委屈无法诉说,他在酒后把满腹的真心话向方依琳诉说,方依琳也给了他极大的安慰,双方在情感上有了更深的交流。盘踞在良乡城中的殷耀东在搜捕胡大山无果后,被中村大加训斥。中村认为另外一半情报肯定在胡大山手中,他要求殷耀东一定要想办法活捉胡大山。就在此时,殷耀东的手下报告,说胡大山却在良乡城内披红挂绿,大张声势,正在为自己操办婚事,筵宴宾客。得到消息的殷耀东深夜带队袭击胡大山的洞房,不料被炸伤。

  第十八集

  受伤后的殷耀东意识到是中了胡大山的计谋,中村觉得胡大山似乎比他要想象的厉害得多,于是就借此向太田汇报并请求增援。而李同也向太田请求为了更好实施狼食行动,建议把狼食行动总部搬到古墓和文物发现比较多的良乡。经过深思熟虑,太田决定把狼食行动的总部迁往良乡,并派遣李同前往和中村协同作战。赵运达也在不断利用各种机会靠近李同,试图利用他打探情报。在一次外出中,方依琳恰遇两个日本军正在戏弄一个无辜的中国女子,她气愤地挺身而出阻止日军的劣行,小野也看到了这一幕,并试图通过自己的行为获得方依琳的好感,同时他也告诉方依琳说太田要去北平百货售品所,查看销售日货的情况。此时,赵运达却告诉方依琳要去百货所良乡站盘点货物,其实他是前去铲帮夜会胡大山,请他暂时不要杀掉殷耀东。赵运达的言行让胡大山有所相信,双方之前的误解也开始化解。然而,方依琳在给北平百货所良乡站打电话找赵运达时,却被告知赵运达并未在那里。再加上叶青前来找赵运达,赵运达的神秘行踪引起了方依琳的怀疑,方依琳迅速把此事向焦进山做了汇报,俩人认为赵运达也在寻找头盖骨的下落。方依琳表示如果赵运达是日本特工,她就亲手杀了他。就在此时,叶青依旧认为胡大山握有藏有北京人头盖骨的另外半个情报,于是她利用铲帮老三约胡大山见面,提出要购买情报。

  第十九集

  叶青和老三合谋,假装将老三因赌博输钱被叶青关押,并通知胡大山前来赎人,胡大山毫不迟疑如约而至。叶青告诉胡大山希望能买到他头盖骨的情报,胡大山也警告老三做人要有底限。赵运达得到太田要来检查的消息,就安排手下做好准备。同时,他也赶到太田那里,假意表明自己在和天津百货总所决裂的情况下,和太田展开全面合作。本来准备前去检查百货所的太田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说是对赵运达充分信任,但要继续加大对北平百货所的供货,并告诉赵运达绝不能拖欠货款。赵运达和方依琳意识到了太田的阴谋,这是太田要利用北平百货所挤垮国货。叶青此时也不断加紧与方依琳的接触,她借着与方依琳逛街的机会,让方依琳留心观察赵运达是否有头盖骨的情报,如果能得手可以卖个大价钱用来解救资金的困境。在北平百货所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下,赵运达只好前去天津,偷偷将自己在天津的祖宅卖掉,用来支付太田催缴的货款。李同带领别动队到良乡与中村会合,双方要围绕“狼食”行动加大对周边文物的搜寻力度,同时加大对胡大山的搜捕。在太田的安排下,李同还在外放出风声说在董家林发现了古董,并设下骗局说头盖骨仍然在协和医院,派重兵把手,不让任何人出入,以引胡大山上钩。胡大山派手下许二宝打探消息是否属实,赵运达、叶青也加紧了行动。

  第二十集

  关于北京人头盖骨在协和医院的消息已是沸沸扬扬,围困在协和医院内的焦进山不明真相,甚为着急。赵运达拿着半个情报在想答案,此时胡兰子潜入赵运达住处告诉他日本人在协和医院发现了北京人头盖骨,胡大山想去医院强头盖骨,赵运达告诉胡兰子不能冒然行动.恰在此时,日本人霸占了协和医院,不准任何人进入医院.焦进山被拦在门口想尽办法想进去,就在此时有个日本兵带焦进山去医院拿药,原来这是一个假扮的日本兵,他告诉焦进山自己是平西抗日根据地派来的苏子,让他秘密潜入协和医院,与焦进山接上头,并把上级的最新指示告诉了他。焦进山也让来人去与北平百货售品所的方依琳接头,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她。胡大山把玉佩该许二宝,让他到北平找古董收藏家林全友,打听头盖骨是否真的在协和医院.苏子来到北平百货售品所找到方依琳,告诉她要尽快找到手持并半个情报的人同志联系上,她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冒险采取登报“寻人启事”的旧联络方式,相约在北平鲍家街43号与那位地下党员接头。胡大山等人得到消息,北京人头盖骨的确在协和医院,并让二宝到黑市放消息称北京人头盖骨埋在董家林,然后到协和医院探太田的底.方依琳登报寻找手持半个情报的人,然而,这则“寻人启示”却被叛徒殷耀东注意到,他率领一队人马守候在接头地点。就在紧急关头,方依琳被及时赶来的赵运达化解了危机。

  第二十一集

  别动队在董家林挖墓穴入口,但始终未能找到.赵运达万万没有想到和他朝夕相处的方依琳竟他千方百计要寻找的“仙鹤”,他们竟然都是为了完成寻找头盖骨的下落的共同战斗。他们不禁为过去曾怀疑、猜忌对方的行为感到好笑,同时又为寻找到共同的战友感到高兴。俩人商议如何进一步追寻头盖骨的下落而陷入困境,因为都不理解木鱼槌上的“吐金碧”三字到要表达什么意思。李同的别动队撒网在董家林一带挖掘寻找文物,不料胡大山的队伍打了过来,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打的别动队落荒而逃,中村携殷耀东队伍一同前往董家林消灭胡大山.老二老三守在董家林等着中村的“到来”。胡大山带领胡兰子到北平协和医院寻找宝物并部署晚上的行动任务。叶青迫不及待的到协和医院寻找头盖骨,此时军统北平站长蒋诚打来电话,她请求军统北平站长蒋诚征用军统别动队协助,试图突袭协和医院求得头盖骨,蒋诚告诉叶青不能冒然行动等他的消息在行动。胡大山等人到协和医院踩点,并决定从后门当突破口进入协和医院。方依琳约叶青见面并给她一张有字符的纸,叶青猜是有关头盖骨的消息,叶青让方依琳问赵运达是否知道字符的意义。赵运达找到北平站站长征用行动队,蒋诚告诉赵运达叶青也有用行动队,并已经得到蒋诚的同意,蒋诚让他俩商量共同使用队伍。赵运达找到叶青劝她不能冒然行动,行动失败就会暴露,军统的沦陷谍报系统就会被全面瓦解。叶青不听赵运达劝说,准备行动。

  第二十二集

  赵运达把韩宝子安插到军统队伍中,交代他们要留意叶青的行踪并向赵运达汇报。太田大佐让殷耀东带人守在协和医院引胡大山出现,同时又要求中村等人在董家林一带驻守。老奸巨猾的太田以声东击西之计在董家林和协和医院布下迷局,企图吸引胡大山掉入陷阱。他判断胡大山一定会出现在协和医院,并要殷耀东严密监视。蠢蠢欲动的叶青拿到了协和医院的地图,决定晚上两点之后偷袭协和医院。叶青的秘书伺机到协和医院找到李同,让她告诉叶青不让轻举妄动,有埋伏。就在此时李同告诉她头盖骨在协和医院的消息是太田放的烟幕弹,叶青就此罢手。胡大山等人潜伏在协和医院后门准备行动,就在此时赵运达赶到阻止胡大山的行动,并告诉他此次行动就是为了引他上钩。李同找到太田告诉他没有见到胡大山等人的行踪,太田揣测胡大山是否知道晚上的行动是为了引他出动。潜藏在军统别动队的赵运达的手下把协和医院的地图交给了赵运达,胡大山问赵运达为什么要帮他们,赵运达一番话之后胡大山怀疑赵运达是共产党。赵运达让方依琳给韩宝子打电话,通知在董家林的许二宝等人要监视守候在此的中村队伍。太田让李同的别动队穿着日本人的衣服走出协和医院到董家林支援中村的队伍。赵运达联合胡大山从协和医院旁边挖地道进入了协和医院。

  第二十三集

  埋伏在董家林的铲帮许二宝与中村、李同等队伍发生了遭遇,而顺利进入了协和医院的胡大山却也遭到了日军袭击,赵运达又设法协助胡大山逃走。得知胡大山在协和医院从小野手中逃走,气急败坏的太田对手下大发雷霆。但把守在董家林的中村却给太田带来了好消息,说他们发现了一批青铜器,太田命令李同务必把青铜器安全运到北平。赵运达到协和医院找到焦进山,双方确定身份后确定北京人头盖骨没在协和医院内,赵运达请求焦进山把积攒的物资送到抗日前线。二宝找到胡大山告诉中村在董家林找到了古董。李同把青铜器暂存在良乡宪兵队,但是他担心这批东西的真伪,更担心从良乡运往北平途中发生意外,特别如果遇到胡大山的打劫将会更加麻烦。一筹莫展的李同遇到了赵运达,向他大倒苦水,赵运达提出愿意帮助他鉴定青铜器的真伪,并愿意协助用百货所运货名义运送青铜器。赵运达到铲帮找到胡大山部署准备夺回国宝。胡大山让胡兰子看家,但胡兰子执意要跟着赵运达到天津一起去找找“妙手杨”。赵运达到达天津开始造出声势,声称在淮海路的家里有一批古玩要出售,从而引妙手杨出现。很多人到淮海路赵运达的家里购买古董,栓子扮成老头到赵府打探消息,被老五发现并带到赵运达面前。赵运达通过栓子找到他的表叔妙手杨。

  第二十四集

  在栓子的帮助下,赵运达顺利找到了妙手杨的住处,请求帮忙制作一批古董,妙手杨假装满口答应,但是却以拿换洗衣物为由想从窗户溜走,不料被把守在门口的老三和老五逮个正着。原来妙手杨是担心自己要仿制这批古董,如果被日本人发现的话会引火烧身。赵运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此次来天津找他的来意,最终以民族大义说服了妙手杨。妙手杨和赵运达等人一行到达良乡后,找到北平宪兵队的李同,在李同的带领下来到日本宪兵队的仓库中。在仔细查看到了这批稀世珍宝后,妙手杨根据记忆开始迅速秘密复制这批青铜器。与此同时,赵运达不断拉拢李同,和他商量如何将这批青铜器运送出去,并制定详密的运送线路。太田得知这批青铜器是珍宝,非常高兴,但又开始担忧游击队的突击抢夺古董。此时李同找到太田通报他和赵运达的运送古董路线,太田听后非常高兴并让李同立刻去办理。赵运达前往铲帮与胡大山见面精心布局,商量如何巧夺这批国宝。没想到老三借护送赵运达下山之际,把消息泄露给了叶青秘书。但他也在良心的谴责下,告诉这是他最后一次为叶青办事。但是老三的诡秘行踪却被胡大山在无意中发觉了。李同到良乡售品所找到赵运达,并告诉他太田同意他们计划的运送路线。所有人按照计划开始运送古董上路了。

  第二十五集

  胡兰子等人带着赝品古董早早的到了宛平城等着李同等人的到来。按照赵运达给李同设计路线,李同的手下赖毛为了吸引胡大山,带着空箱子走小路并抵达走到胡大山等人的埋伏区域内,双方发生了激烈枪战。而李同带着装运成箱的青铜器,以北平百货所运货的名义出发前往北平,并顺利抵达宛平城。本以为已经安全在握的李同却遇到了胡大山等人的拦截,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同时用事先准备好的办法对货物进行了掉包。得手后的胡大山一帮借机逃走,带着真正的青铜器运回铲帮。途中,胡大山故意绕开叶青埋伏的小路,并借机揭穿了老三背叛铲帮的事实,并把他和叶青手下秘密通信的事情告诉给了老三。胡大山非常认为老三出卖铲帮为了就是钱,失去了骨气,老三恳求铲帮的兄弟帮忙求大哥饶恕,可没人愿意帮他求情。绝望之中的老三伺机反抗被老二一枪打死。等待老三无果的叶青只好空手而归。当小野与李同开箱清验这批青铜器时,却发现是一批赝品。李同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找到赵运达告诉他这批古董是赝品,并怀疑是北平分所的伙计动了手脚。但在赵运达的机智对应下,说这是妙手杨可能和胡大山合谋的诡计,将信将疑的李同对赵运达的话还是相信了。其实这时,完成了复制任务的妙手杨已在赵运达的安排下远走他乡。胡大山也对赵运达的精巧安排佩服不已。

  第二十六集

  方依琳按照指示有前往协和医院与焦进山接头,焦进山告知她已经派人把真的文物转运到了解放区,并已妥善保护好,他还告诉方依琳张翠凤也是地下党员,要他们协助张翠凤做好组织工作。叶青约依琳喝茶并打探赵运达近期的动向。就在李同为赝品青铜器的事苦闷之际,胡大山又故意派人给李同送来了一尊青铜爵,并附上一幅李同和胡大山联手的图片,恰巧被小野撞个正着。并不知情的李同被小野拿着箱子的到来表示惊讶,担惊受怕的李同说这可能是胡大山在陷害自己。中村带和野、殷耀东到大鼓书院听戏,中村为了引出共产党把殷耀东留在大鼓书院,自己中途借故走开。小野把胡大山给李同的东西交给太田,为此受到惊吓的李同一病不起,太田前来探望,并了解运送青铜器的整个过程,太田判断李同和胡大山并无瓜葛。李同找来叶青并询问她是否查到赵运达的底细,因此也开始对赵运达的行为产生了怀疑。此时,由于青铜器被窃的事件,太田对头盖骨的搜寻更加急迫,并不断放出各种烟幕,但这也引起了藤田和中村对他的不满,他们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殷耀东在良乡宪兵队中声称自己三天就能找到头盖骨被中村听到,中村命令他频繁出入大鼓书院以监视是否有共产党在活动。胡大山到大鼓书院听戏之际,从张翠凤的卧室里发现了共产党联络的秘密接头暗号“钢笔”,怀疑张翠凤是共产党员,并且报告了中村,倾慕张翠凤的中村却对此将信将疑。

  第二十七集

  生性多疑的中村对殷耀东的情报还是想亲自证实,于是他以痴迷大鼓书为由,借机来到张翠凤的家中,并以种种借口进入张翠凤的卧室,并借故走到梳妆台前发现了钢笔。中村追问这支钢笔的来历,张翠凤以讲述了这支钢笔是大师兄赠与的,并以此教她读书识字,所以她对此非常珍惜。张翠凤的机智回答化解了中村的怀疑。丢失颜面的中村对殷耀东大发脾气,说他的提供的情报太过牵强。但是本想表白忠心的殷耀东没料到受到如此羞辱,恼羞成怒的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所以他又假借喝醉来到大鼓书院试探张翠凤。他对张翠凤道歉之时,又说自己手里拿着藏有半个情报的木鱼头,想试探张翠凤的反应,而张翠凤却佯装不懂他在说什么。当殷耀东走后,张翠凤的丫鬟红梅决定自己要跟着殷耀东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不料在途中被发现。殷耀东伺机拦下红梅让她作证称张翠凤是共产党,红梅勇敢反抗被殷耀东杀害。张翠凤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了,就决定主动出击。以书信的方式告诉赵运达自己的计划后,直接前往良乡日本宪兵队找中村,就在此时,殷耀东正命令手下要去大鼓书院抓张翠凤,不料张翠凤自己来到宪兵队,殷耀东对亲自送上门来的张翠凤不知所措。张翠凤冷静告诉中村自己是共产党的地下情报员,并持有另外半个情报。

  第二十八集

  张翠凤提出她愿意交出半个情报,但条件就是要殷耀东的性命,殷耀东试图反抗却被日军枪杀,终于完结了他可耻的生命。张翠凤请求中村让自己在大鼓书院唱最后一出戏《红梅阁》。与此同时,潜伏在大鼓书院的赵运达和胡大山等着张翠凤和中村的到来。赵运达在良乡百货所部署安排大家保护张翠凤的计划,按照张翠凤留下的信件在大鼓书院布下埋伏。张翠凤在日本宪兵队的看押下回到了大鼓书院,利用换衣服的幌子骗走了守在门口的日本兵,并将写有“碧金吐峰莲”的字条藏在钢笔中。不料钢笔被中村看到并拿走,乔装打扮成伙计的赵运达来到张翠凤的房间中找钢笔,但并未发现。演出中,张翠凤利用鼓点向埋伏在戏院中的赵运达传送密码,不料被中村察觉,命人封锁现场开始搜查听戏的戏迷,就在此时埋伏在戏院的人员与日军展开枪战。得到情报的赵运达终于得知两份合二为一的情报为“莲峰吐金碧”,而中村也从张翠凤的情报中猜到了这份情报,但是对情报中所表达的含意都不明白。赵运达一行人来到良乡长育学校的图书馆找到管理员询问“莲峰吐金碧”的诗的出处,被告知是云居寺的道也和尚所做,一行人匆忙前往云居寺。经过云居寺智贤老和尚的指点,赵运达明白了真正的情报可能是藏在姚广孝塔。赵运达等人刚刚撤离,中村等日军就赶到。他们逼问智贤和尚,智贤和尚拒而不答,被中村残忍杀害。中村也从中参透出可能与姚广孝塔有关,于是驱车前往姚广孝塔,不料途中遇到胡大山等人设的路障,河野也被扎伤。

  第二十九集

  赵运达、胡大山等人一路赶往姚广孝塔,经过多番搜寻终于找到了一张标有“协和医院”地下停尸房的字条。一行人又匆忙前往协和医院,尾随而至的中村来到姚广孝塔却一无所获。就在此时,北平日本宪兵队的太田接到上级指示,说北平大通银行是国民党军统的秘密情报站,称是他们秘密把北京人头盖骨运出的北平。太田要求小野迅速清剿,李同称自己对大通银行的地形比较清楚,提议自己亲自前往大通银行抓获蒋诚,其实他是想去大通银行给叶青报信。在办公室准备潜逃的蒋诚不料遇到了前来汇报的叶青,蒋诚谎称自己要去重庆有公务。然而,叶青无意中却发现了一张北平到香港的机票,她意识到蒋诚可能是要出逃。蒋诚在迫不得已下将叶青杀死。不料这一幕恰巧被赶到的李同看到,李同也伺机将蒋诚杀死。赵运达、胡大山和焦进山根据提供线索,并安排各方人马做好了进入协和医院的准备。方依琳等人在外面负责接应,胡大山等几人从挖掘的地下通道潜入医院,而胡兰子假扮护士和赵运达顺利进入协和医院。赵运达和胡兰子在停尸房经过仔细搜寻后,终于找到了放置头盖骨的箱子的地方,喜出望外的赵运达和胡兰子准备把头盖骨运出协和医院。不料,他们的行踪却被受伤住院的日本军官河野谷发现,并把这个消息迅速报告了太田。

  第三十集

  就在赵运达和胡大山准备把头盖骨运出协和医院,结果得知风声的日本军迅速赶来,大队的日本军把整个医院围得水泄不通。胡大山和他的弟兄们与日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枪战。然而,寡不敌众,在敌人的猛烈枪火中,胡大山的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倒下了。最终,胡大山也为掩护赵运达而壮烈牺牲。协和医院的大门被日本兵把守严防如何人出入,带着头盖骨的韩宝子和胡兰子开枪趁乱逃出,韩宝子为了掩护胡兰子离开牺牲了。赵运达带着装有炸药的假头盖骨的箱子从地下道准备出逃,结果遭到了太田的拦截,滕天冈把装有假头盖骨的箱子从太田手中夺走,途中为了查询真伪打开箱子不料引爆了炸药。就此激烈的战争开始打响,经过苏子带领的游击队的接应日军死伤无数,只剩下太田和李同。太田要李同穿上自己的衣服给已假象好伺机逃跑。赵运达亲手杀死了太田。李同被俘虏同时觉得身边的人都是在背叛自己,伤心欲绝。此时胡兰子正在逃脱小野的追击,途中碰到李同。李同在赵运达的感化下良心发现,决定掩护胡兰子撤离,阻挠小野追击的李同也中枪身亡。方依琳把胡兰子带到北平百货所良乡站库房,碰到及时赶到的赵运达得知胡大山已经牺牲的消息,胡兰子伤心欲绝。

  第三十一集

  当赵运达把获取的头盖骨交给方依琳时,方依琳经过仔细查看怀疑这并不是真正的头盖骨,赵运达决定带着这批头盖骨前往解放区再次鉴定,而方依琳却执意留下来看是否有新的线索。俩人就此分别,但彼此约定这次任务结束后就举行婚礼。而在此时,中村被告知由于他未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要被送审军事法庭。他在绝望中请张翠凤吃了最后一次饭后,面对着他耿耿忠心的天皇画像剖腹自杀了。接到最新命令的小野也约方依琳在茶馆见面,告诉她自己将登上阿波丸号商船前往马来西亚。当方依琳得知他这是在执行可能运送北京人头盖骨的任务时,她在未征赵运达的同意,就决定随小野南下。临行前的方依琳给赵运达留下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回忆了他们彼此的情感和共同奋斗的经历,外面柔弱内心刚强的方依琳就这样冒险踏上了新的征程。胡兰子在赵运达的带领下,前往解放区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就在这时,传来了“阿波丸号”被美军击沉的消息,赵运达知道他心爱的方依琳永远不会回来了。数月后,日本投降了,北平城到处是人们欢庆的场景。张翠凤在悲喜交加之际唱起了大鼓书,而赵运达为了追寻头盖骨的下落,又踏上了新的追寻程。若干年后,古稀之年的赵运达来到周口店,望着北京猿人的头像,回忆起曾经的风风雨雨,禁不住潸然泪下------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