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播剧集 >> 《护宝风云》
《护宝风云》
2017年4月14日 10:00
 


东方电影频道4月16日起每晚四集连播

主演:陈冠霖、肖茵、刘智扬

  1900年的雨夜,镖头何志恒带领手下兄弟劫下八国联军一队日本兵押运的清宫抢来的珍宝,死里逃生的伍长犬养弘发誓要将宝物寻回。

  32年后,犬养率人将何家灭门,何志恒临死让女儿何蝉影去天津找张济琛报仇。何蝉影与丫鬟云霞及车夫三合被追杀的日本刀客冲散,幸得在山中打猎的张兰庭救下,并将她带回天津。得知兰庭的父亲就是张济琛,当晚何蝉影端着猎枪摸进了张济琛的卧室。看到张济琛拿出的东西,何蝉影这才知道父亲将当年夺回的宝物交托给了张济琛,临死前是嘱托她来报信。得知何蝉影逃到了张家,犬养随即展开针对她的阴谋。张兰庭在英租界探长华生的帮助下,从绑匪手中救出何蝉影,二人的婚礼得以顺利举行。寻到张家的三合偷看到这一幕,妒火中烧。原来,一心觊觎小姐何蝉影的三合早已与犬养勾结,并借机留在张家当上了养马人。何蝉影认出大竹商社社长犬养就是杀她全家的凶手,开枪将他打伤,张兰庭护着她躲避犬养手下的追杀。三合碰巧赶到,为救下小姐,自己却中了枪。被郎中夫妇救起的云霞来到张家,三合巧言将当初打伤云霞之事搪塞过去。犬养让张济琛交出清宫珍宝,并表示还查到张家祖上当年设法购得了大量被英法联军洗劫的圆明园珍宝。胆怯的张兰庭的哥嫂张兰轩与韩瑛将藏在银行中的清宫珍宝交给犬养,却不知张济琛已先一步换走了宝物。恼怒的犬养以张家管家老黄的两个女儿来要挟他。张家此后陷入危机,张兰轩中毒惨死,韩瑛也被大竹商社的西條俊二杀死。凶手西條刚被抓到,即被暗算。随后,张家的马会等产业遭受到一连串巨大的损失。虽然揪出了三合,云霞却惨死在他手上。

  隐藏的黑手被揭出,张济琛的三姨太实为日本特务冈田茉莉子,受犬养指派潜伏到张家,张济琛用她换回管家的女儿红珠、蓝玉。犬养故意让张兰庭杀死三合,借此要挟张济琛交出了何志恒截下的珍宝。而侥幸未死的三合则躲在暗中窥视,趁着犬养带人大肆抓捕张兰庭时将珍宝夺走。郎中与妻子樊翠花等人保护张兰庭夫妻分头离开,何蝉影没能逃脱抓捕。为免何蝉影遇害,张济琛同意打开宝库,在悄悄告诉何蝉影宝库的秘密后,他领着犬养前往祖坟。何蝉影昏倒在车上,躲在后备箱的三合乘机杀死管家,掳走了她。张济琛利用宝库内的机关要与犬养同归于尽,却只是令犬养受伤。张兰庭他们找到惨死的管家,郎中猜到何蝉影流产,并被人掳走,郎中、华生赶去墓地。张兰庭摆脱掉看着他的樊翠花,却阴差阳错的撞见三合,他在追赶时发生意外,身受重伤。

  犬养没能打开宝库,却因伤口毒性发作而昏倒,茉莉子带着他仓皇离去。郎中他们赶到,见张济琛已经惨死,痛心疾首。而张兰庭失踪,令众人更加不安。三合的马车被土匪劫下,昏迷的何蝉影被扔到了荒野,被雨水浇醒后挣扎着爬走。张兰庭被搜救的警察找到,郎中连夜对他进行救治。华生发现一个很像西條的人到病房前窥视,郎中决定将张兰庭带走。天津警局的孙局长答应华生帮着揭露茉莉子的真面目,却被人毁尸灭迹。三合来找茉莉子,被樊翠花发现,他谎称宝物和何蝉影都在土匪手里。樊翠花大显身手,制服了匪首。土匪虾米刚从尼姑庵把何蝉影找到,那个西條就带人出现了,却是中了樊翠花的计。樊翠花赶往医院,此时潘安正在口若悬河的向何蝉影讲述如何救下的她。见潘安跟来医院看犬养的茉莉子是旧相识,何蝉影大吃一惊。樊翠花听说后,立即带她溜走。

  犬养早已识破三合当时是假死,而三合也早知道到手的是假货,他还听到一些张济琛交代给何蝉影的宝库的秘密,二人为了张家的珍藏决定再一次合作。

  华生带何蝉影去看张兰庭,见他仍昏迷不醒。何蝉影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的戒指不见了,最终确定是在三合手里。张兰庭逐渐恢复,何蝉影决意返回,誓要护住国宝。何蝉影设法抓住三合,命三合找回丢失的戒指,并公开日本人的阴谋。茉莉子被逮捕时,通过被他们控制的红珠、蓝玉向潘安求助。犬养要求放人,华生将茉莉子杀人的证据向他出示。华生将何蝉影、三合保护起来,郎中提醒他要随时小心。西條的孪生兄弟要炸死华生,幸被张兰庭发现。潘安混进看守所,见到茉莉子。茉莉子利用潘安的感情瞒过了他,潘安发誓要将她救出。犬养贿赂英租界警察局长,将处在他们保护下的何蝉影二人带走,他用何蝉影要挟三合,命三合交代宝库的秘密。见张兰庭疯疯癫癫,确信他真的傻了后,犬养拿着刻有密码的戒指离去。三合与何蝉影此时逃离大竹商社,同时将找到的清宫珍宝带走。

  郎中同意帮犬养抓住三合,条件是从此放过张兰庭夫妇。何蝉影受到三合的误导,以为郎中他们是帮犬养来抓她的,她连夜潜回张家,竟见到蓝玉在张兰庭的床上。大受刺激的何蝉影对着郎中他们举起了枪,三合护着她跑走。红珠追到何蝉影,最终令她明白是自己误会了众人。而因蓝玉的所为,张兰庭无法再伪装下去,令樊翠花大为恼火。张兰庭将偷袭他的西條及刀客制服,犬养这才知道张兰庭练成了很厉害的点穴功夫。众人把被通缉的何蝉影偷偷接回家,她与张兰庭和好如初。三合想要打开宝库,反被张兰庭、何蝉影困住,他借机杀死了追来的西條,想要栽赃到张兰庭身上。

  茉莉子返回新京,并邀约潘安同行,实为诱杀张兰庭等人。红珠被炸死,茉莉子趁乱跑掉。张兰庭将茉莉子活捉后,她向潘安承认自己是日本人,并交代宝物已运到伪满洲国的新京。众人登上火车奔赴新京,茉莉子在潘安的协助下妄想半路逃脱。张兰庭等人冒险潜入新京,终于取得宝物。返程途中却又落入茉莉子的陷阱,乘坐的火车被炸上了天。做起了土匪头的三合发誓要为死去的何蝉影报仇。犬养欲将潘安除去,却被一蒙面人所救。三合派人盯着大竹商社,见宝物运出,立即率人抢夺,却被半路杀出的张兰庭他们成功偷梁换柱。蓝玉偷跑去向茉莉子报信,并指认是潘安放跑了张兰庭等人,潘安巧言以对。茉莉子以蓝玉的母亲来要挟她继续做卧底,蓝玉返回时却被三合的人盯上。日本人和土匪都赶到张兰庭他们的藏身地。三合成功拦下张兰庭的车子,却发现箱子里空空如也。张兰庭将清宫珍宝捐献给政府,潘安也指认茉莉子意图谋杀张兰庭等人。为救出茉莉子,犬养抓走了潘安。三合也将何蝉影及蓝玉抓走,逼张兰庭交出宝物。

  三方之间最终的对决就此展开……

  第1集

  清朝末年,清政府丧权辱国,不仅签订大量不平等條约,还使大量国宝流落在外。日本人偷偷运送的故宫颐和园的国宝在郊区被山贼何志恒劫走,日本指挥官勃然大怒,要求运输小队长犬养弘无论如何找回这批至宝。

  三十一年后,何志恒六十大寿,儿孙满堂其乐融融,正到一半时,大帮日本军官闯入,何志恒一看,正是当年的运送队长犬养弘,日本人发难要何志恒交出当年劫走的国宝,何志恒带领家丁正欲抵抗,却遭到日本军队包围,无奈之下交出藏在地窖内的国宝木箱,当日本人打开木箱之时,里面炸药被引燃,瞬间炸死炸伤无数。何志恒趁此机会让所有人拿起武器反抗日本人,怎奈不敌被日军灭门,连只有几岁的小孙子也没有放过。而藏在烟塌的女儿何蝉影因为没有被日本人发现而逃出一劫。何志恒去世之前,留下遗言让何蝉影去找身在天津的伙伴张济琛,三合装作救出何蝉影的样子,带着何蝉影和丫鬟云霞准备前往天津投奔张济琛,半路上准备让犬养弘偷袭,却被一个神秘骑手救走。

  第2集

  何蝉影被日本人追踪,被迫跳进水里,一路颠沛流离让她晕了过去。日本人追丢了何蝉影,同时接到消息,何蝉影一行人准备前往天津。一个江湖郎中路过,救起了何蝉影的丫鬟云霞。救走何蝉影的骑手带着何蝉影来到了张公馆当中,张公馆众人惊讶张大公子居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而大家也马上看出来,这个张兰庭张大公子居然看上这个姑娘了。很快日本人得到了消息,张兰庭救走了何蝉影,犬养向军部汇报放走何蝉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并且告诉军部,自己已经在张家安插了间谍,而军部表示,天津和北平尚不是日本的地盘,不能明抢,只能暗夺。

  张济琛一听见张兰庭救回来的姑娘叫何蝉影大惊,迅速意识到不对,让自己太太解开何蝉影的领口,看到了她的玉挂坠,一言不发离开,而何蝉影也迅速惊醒过来,认定此人是要杀了自己。何蝉影找到张兰庭,说自己睡觉害怕,便找他要了猎枪,学会了击发方法之后沉沉睡去。半夜何蝉影拿枪准备击杀张济琛,却被拦了下来。

  第3集

  经过一番交底,何蝉影这才意识到自己准备枪杀的正是自己父亲的拜把兄弟,甚至是父亲在遗言里曾经要自己去投奔的张济琛伯父。而两人在交流过程中,何蝉影提到日本人要自己父亲交出什么“宝物”,张济琛这才意识到是日本人找上门来讨要国宝了。张济琛带何蝉影来到金库给她展示了这一批国家至宝,并且告诉了何蝉影,这批至宝的由来。张济琛把金库钥匙交给了何蝉影,告诉她这批宝物的事情,只有她和张济琛知道。并且张济琛告诉何蝉影,全城的日本人正在大肆搜捕她,也知道是张兰庭救了她,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找上门来,只有尽快和张兰庭结婚,有了张家长媳的身份,法租界的警察才能阻止日本人从而保护她。

  犬养弘迅速制定了一份行动计划。而同时张济琛也在家里宣布了张兰庭和何蝉影的婚讯。张济琛也在商会告诉了各位同僚自己儿子的喜事。张兰庭带着何蝉影去试婚纱,何蝉影试穿婚纱许久也没有音讯,张兰庭闯入试衣间发现被捆起来的店主,而何蝉影被人劫走。

  第4集

  何蝉影被成功解救出来,但心里仍然担心丢掉的金库钥匙。赶紧回到被绑架的地方寻找自己的挂坠和钥匙,张兰庭看见何蝉影欣喜的拿起钥匙,便问这个钥匙是做什么的,何蝉影闭口不言,张兰庭说爸给自己说过了,何蝉影惊讶。犬养布置的人被抓,迅速派出人灭口,而法租界警署华生探长意识到此事并不简单。因为偷吃西瓜被大婶抓起来的三合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逃了出来,恰巧在张兰庭婚礼前找到了张府,被人给轰了出去。被轰出去的三合突然看见了正在走红毯的何蝉影,震惊不已。晚上张济琛来到新人房中,赞扬何蝉影的机智聪敏,却被三合偷听到了钥匙的机密。张济琛回到自己的屋子,正怀疑是谁泄露了何蝉影的行踪,三姨太却说是兰瑛告诉她的。新人洞房花烛夜,正当何蝉影换了睡衣和张兰庭交谈的时候,三合气愤跺脚,惊觉了张兰庭,正当一群人准备绑了三合送警察局的时候,三合出声叫出了何蝉影的名字。

  第5集

  犬养直接带人找到了张济琛,讲述了张仁璞在几十年前曾经承诺倾尽家产从瑛法联军手里买下最有价值的国宝。张济琛表示犬养在胡说八道。犬养重新讲述了31年前何志恒抢夺了日本人运输的国宝,并且保存宝物的钥匙就在他手上。犬养弘命人把守住保存宝物的渣打银行准备见机行事。被犬养弄得心神不宁的张济琛和张兰庭趁日本人还没反应过来,赶到渣打银行把宝物调换了出来,张兰庭把车钥匙交给了自己弟弟张兰轩,而张兰轩在车上发现了张兰庭掉下的渣打银行的钥匙便仔细收了起来,没想到钥匙被媳妇韩瑛发现。张兰庭思考为什么日本人知道钥匙的事情,推断三合有问题。第二天张兰庭和何蝉影找上三合对峙,三合供认管家什么都知道。同时,张兰轩和夫人认为这批宝物是个祸害,准备交给日本人,于是第二天进入了渣打银行把宝物取了出来。犬养直接识破了这批宝物全是赝品。犬养弘被激怒,带人来张公馆对峙,却被何蝉影射伤,张兰庭和何蝉影赶紧离开家,张公馆被日本警察包围。

  第6集

  三姨太在电话里叫张兰庭赶紧带着何蝉影逃跑,激怒了日本人,日本警察要带走张济琛等人,张济琛让张兰轩通告市政府和所有报纸头版头條刊登自己被抓的消息,以保证自身安全。另一方面,救了丫鬟云霞的游医带着丫鬟云霞来到了天津。张济琛被抓进警局之后,因为没有确凿证据,日本人只能把他和三姨太送回家。丫鬟云霞跑到张府门口打听,却得到了何蝉影逃跑的讯息。华生电话被窃听,张兰庭和华生的通话被窃听,从而摸到了他的地址。同时,张济琛去问为何黄管家要做虚假证言。日本人找到了张兰庭和何蝉影的住址,抓走了两人,华生得到消息赶去成功救出两人。云霞和张济琛见面,得知三合也来到了张府,惊讶不已,并且表示绝对能认出灭何家的日本人。犬养得到了行动失败的消息,决定用非法手段抓获张兰庭和何蝉影两人。游医询问云霞和三合的关系,得知三合是日本人的帮凶。第二天张济琛让云霞跟着自己去辨认灭门凶手。云霞果断指认了犬养弘,张济琛让人抓捕了犬养弘。

  第7集

  在狱中的犬养弘让人通知了关东军驻华北屯军司令官,通过外交施压,天津市市长被迫释放了犬养弘,听到了消息的张济琛深感不安,意识到犬养和日本军方有着密切的关系。犬养派人捆了法租界森特司令官,要求他互相开放租界,允许日本人跨界抓捕罪犯。很快,互相开放租界后日本人找到了张兰庭两人,被追杀的两人走投无路,三合带着马前来救援,张兰庭把何蝉影交给三合然后分开逃跑。甩掉日本人的张兰庭找到了何蝉影。张家得知张兰庭和何蝉影仍然活着,十分激动,但是迅速众人陷入了无法和张兰庭联络的困境当中,游医郎中自告奋勇前去寻找张兰庭与何蝉影。游医郎中找到了两人,两人见此人是郎中,央求他救三合一命。犬养前往张府致歉,同时也递给张济琛一封挑战信。张济琛接受了挑战。同时收了日本人礼物的韩瑛躲进屋里,从盒子里找到了一封密信……张兰庭与何蝉影都回到了张府,而云霞被三姨太的话绕晕了头脑不知三合是好是坏。

  第8集

  张济琛在收到了犬养的挑衅之后,决定自己一人守着宝物所在地的秘密,张兰庭和何蝉影表示理解,韩瑛突然闯进来说要开一个家庭会议,会议上韩瑛提出分家的提议,免得全家灭门,张济琛同意,但是警告韩瑛,就算分完了工厂债券和商会,她也一分钱没有,韩瑛情急之下问张济琛为什么不把宝物拿出来分掉,此时张济琛大笑说我本不想拆穿你,但你如此无情无义,我也不必留颜面。张济琛拿出韩瑛和日本人勾连的照片,韩瑛哑口无言。张兰轩却想保韩瑛,被张济琛一齐赶出家门。张兰轩走后,云霞冲出来告诉何蝉影,三合与日本人有勾连。何蝉影提议云霞和三合对质,但张济琛表示对质不是个好方法。云霞和樊翠花用计套三合的话,三合识破了两人的意图,巧言绕了过去。而云霞自己也被绕晕……何蝉影决定相信三合。何蝉影看出三合和云霞两人有好感,于是好心撮合两人成亲。兰轩给自己投了一份大额保险,跟张兰庭喝酒问要不要再赌一次马。

  第9集

  张兰庭和张兰轩在马场赛马,张兰轩坠马,众人紧急把兰轩送往医院,最终没能救回来。韩瑛听闻张兰轩死讯之后迅速找到了张家,说是张兰庭为了家产陷害了弟弟。探长华生告诉韩瑛张家很早就分割了,而不动产和股份也早分给了张兰轩,而提出分割的正是兰庭,与此同时传来消息,马场马夫自杀身亡。一行人迅速赶到了马场,探长尸检之后认为马场马夫是他杀。张兰庭要求黄管家把马场所有人全部清查一遍。黄管家叫来三合,要求三合把衣服脱了,发现三合身上有伤痕,三合胡言乱语。管家便把三合给轰了出去。张济琛只能要求马场严加管理,不要张兰庭关心此事,也让华探长和自己单独处理此事。犬养得知张济琛不让张兰庭介入此事,便要求无论如何必须把张兰庭给拖进来。回到家中的三合骗云霞自己被厉鬼掐出的伤痕,云霞不疑有他。韩瑛找到保险公司要求理赔,华生找到了韩瑛,警告她保险公司已经要求警局彻查这次中毒身亡事件,韩瑛感觉不妙准备出逃。

  第10集

  三合要求犬养马上见面,告诉犬养,自己不是白帮犬养杀人的,要求从韩瑛的理赔金里分三分之一,如果犬养不答应,他会自己弄死张兰庭,然后带着何蝉影远走高飞。张济琛在张兰轩死后茶饭不思,众人一筹莫展。张兰庭也守着张兰轩的遗照郁郁寡欢。三合和云霞赶到张府通报在日租界看见韩瑛和西條的情报。郎中向张济琛提出想看看马鞭,郎中在检查马鞭之后发现马鞭当中含有毒针,张济琛希望郎中能告知谁能制造如此复杂的马鞭,郎中不得不破坏江湖规矩告诉张济琛与华生这是神鬼道阿苏的手法。三姨太不仅好奇问樊翠花郎中到底是什么来头。华生带着人来到了阿苏所在的地方。犬养迅速接到了消息,不得不要求狙击手深夜干掉阿苏。华生带着阿苏回到警局的时候,阿苏再一次被人击毙,华生告诉张济琛,怀疑身边有内鬼。同时,西條接受了犬养的命令杀掉了韩瑛。张兰庭和何蝉影赶到了韩瑛家,却发现了西條,正准备追出去的时候,警察局的人赶到,带走了张兰庭和何蝉影。

  第11集

  韩瑛被杀,身边发现的居然是张兰庭的手帕,成为了日本警署抓捕张兰庭的铁证,张济琛让瑛租界从中周旋,迫使日本警署与瑛租界警署共同调查共同验尸,华生也从中得到了西條在现场的线索。得到消息的犬养勃然大怒。华生拿着证据坂本署长要求立即放人,在医院的西條内心痛苦从而试图自杀,同时华生得知了西條俊二的具体位置。华生带人用计让西條俊二吐露了杀人的全过程,正准备带走西條,一群日本武士冲入,带走了西條。气不过的郎中出手打败了日本武士,让华生大吃一惊。正当华生把西條带回张家准备审问的时候,黄管家为了报仇毒死了西條。华生只能把黄管家带走,押解过程中,黄管家再一次被人一枪击毙。众人围追堵截,最终抓获了凶手,真凶竟然是张济琛的三姨太。三姨太不松口,只要求面见律师和犬养弘,直到她看见自己原本已经杀死的黄管家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

  第12集

  看见黄管家站在自己面前,终于知道自己任务失败的三姨太终于招供。黄管家也向张济琛讲述了为日本人做的所有事,偷走大少爷的手帕交给了三合,并告知三合也是内奸。三合知道事情败露,设计将云霞骗到马场的塔楼,威胁华生再往前一步就杀掉云霞。争吵中,云霞知道三合一直在骗自己,三合云霞被三合所杀,华生更难以抓住三合,三合骑上马消失无踪……张济琛让三姨太给犬养打电话,告诉犬养自己已经暴露,张济琛给犬养提出要求,用三姨太换回黄管家的两个女儿蓝玉和红珠,这个提议,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但张济琛的一席话,令众人动容。国难当头,护宝为先,体现了中国人的爱国情怀。但黄管家的两个女儿却认为犬养是个好人,这让黄管家无可奈何。三合重返马场,蓄意烧掉了整个马厩,十几匹纯血宝马全部被烧死。商会无马,整个赛季几乎毁于一旦,整个商会纷纷“讨伐”张济琛。

  第13集

  犬养从报纸上看到大火的新闻,冈田茉莉子询问犬养要不要去找三合。犬养认为三合会来主动寻找自己邀功请赏,让茉莉子去准备行动。公司传来消息,公司旗下的海运和陆运线陆续出事,船被炸沉,运输公司旗下长途公交路线被人劫车,要求五十万现大洋赎人。同时公司旗下南阳大旅社一夜三人死于非命,而记者竟然先于警方得知了被害者的身份,这让华生认定此事必有预谋。舆论迅速让张济琛的公司产生了信任危机,大量群众拿着存折要求取现,张济琛只能被迫答应群众的要求。张济琛意识到一切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只能劝张兰庭和何蝉影赶紧收拾东西前往瑛国。张兰庭听见后准备拿枪去找三合,张济琛看情况不对,让樊翠花去想办法把张兰庭的枪给收了。樊翠花用计把张兰庭手枪的子弹全部打光。犬养把三合收入麾下,成为日本特务机关成员。张兰庭为了套出三合的位置,直接打电话给冈田茉莉子,冈田茉莉子为了把张兰庭套出来,直接告诉他三合就在商会。

  第14集

  管家准备前往和三合约定好的麓雨茶社,前脚管家刚走,张兰庭和何蝉影找了个借口也跟着溜了出去。华生和郎中在麓雨茶社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三合自投罗网。守在麓雨茶社的华生看见张兰庭出现在茶社门口,赶紧拦住询问,而张兰庭却说何蝉影失踪了。何蝉影被人力车夫拉到了街角,当何蝉影感觉不对的时候,竟然发现车夫正是所有人等待的三合。三合麻晕了何蝉影,带着她消失在了天津。当何蝉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西條的别墅里,三合恳求何蝉影嫁给自己,何蝉影告诉三合,自己已经有了张兰庭的孩子,让他死了这條心。很快冈田和犬养得知三合跑去了西條的别墅,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兰庭,张兰庭提起枪前去要人。日本巡警队发现了在天台的张兰庭,决定抓活人。张兰庭最终逃出生天。当犬养询问坂本署长手下的法医的时候,法医却说摔死的三合已经看不清面容,实际上是无法确认到底是不是三合,而身上并没有能证明是三合身份的东西,犬养立即怀疑三合根本没死。

  第15集

  张兰庭兴奋的得知自己即将要当爸爸了,激动不已。而张济琛也立即给华生打了电话,要求他尽快送张兰庭与何蝉影走。没过多久,犬养找上了张府,并且宣布张兰庭杀了日本情报官员,要求对张府进行彻底的搜查,并封锁了整个张府。华生给张济琛打电话,他迅速听出了张府出现了危机。冈田通报给犬养三合并没有死,并且取走了犬养交给三合的三十万大洋。两人准备一口咬定三合已死,逼迫张济琛就犯。同时犬养也得知了华生前往张府,没说几句话匆匆离开,料定其中有鬼,便将冈田重新派回张府监视张济琛,找到张兰庭。果真入夜后,张济琛通过密室消失在了张府之中,乔庄打扮的三合旋即尾随而去,而冈田茉莉子没多久也发现了这一点跟踪而去。发现了张济琛的预谋。日本特务很快从接头人那里搜出了张兰庭和何蝉影的假护照。张济琛也急于想去通知张兰庭两人计划有变。

  第16集

  郎中和樊翠花翻墙进入了张济琛所在的屋子里,两人决定把门口警卫弄掉送张济琛出去,张济琛离开张府之后,三合一路跟踪张济琛前往张兰庭与何蝉影的藏身处。张兰庭与何蝉影按照原定计划来到接头人地点,被犬养抓捕。犬养让人严刑拷打张兰庭,意图套出宝物所在位置。知道张兰庭夫妇被抓的张济琛只能前往犬养弘所在之处,犬养弘答应放出何蝉影,却拒绝释放张兰庭。无奈之下,张济琛只能交出宝物。犬养收到张济琛交出的宝物,装车运走,却被三合看见。正当张济琛以为交出宝物就可以换回张兰庭性命的时候,冈田茉莉子更向张济琛传达了交出全部宝物才能换得张兰庭自由的讯息,张济琛这才知道自己钻进了犬养的圈套。郎中和樊翠花在火车上保护蝉影与兰庭不受日本密探的威胁。日本密探在发现自己人被杀之后决定枪杀何蝉影与张兰庭及其同党,正好被跟踪的蓝玉红珠听见,日本密探看见何蝉影与张兰庭就在餐车上,也不管车上有许多乘客,准备直接杀人灭口。

  第17集

  张兰庭等人终于干掉了所有的日本人,华生也冲上列车,此时兰庭询问蝉影在哪里,华生大惊,众人惊觉蝉影失踪。张兰庭拒绝前往国外,众人只能随着张兰庭一起回去。看到被捆回来张府的何蝉影,张济琛只能以释放何蝉影为條件,带犬养前往藏宝处。半路上张济琛要求见到何蝉影,犬养无奈只能答应他的要求,管家接到何蝉影送到张济琛面前,张济琛偷偷告诉何蝉影,要打开宝藏必须要密码和路线图。何蝉影上车后不久就身体不适,管家赶紧送何蝉影去医院,而此时三合从后车厢里钻出来杀死了管家,看见流血不止的何蝉影三合赶紧开车带着她离开,没多久管家的尸体被张兰庭一行人发现,红珠蓝玉悲伤不已,众人也不知何蝉影去向。三合前往大竹商社把犬养从张家套来的一半宝物全部偷走,前往张家祖坟的犬养一行人追问张济琛剩下一半的宝藏到底在哪里,张济琛推开祖宗牌位,露出了后面的密室,张兰庭趁樊翠花不注意打火发动了汽车绝尘而去。

  第18集

  张济琛带着犬养一行人走进了密道,将他们带入了密道中的陷阱,张济琛身死,犬养弘深受重伤。华生等人赶到张家祖坟时只看见了张济琛的遗体。带着宝物逃跑的三合被张兰庭发现,赶紧驱车逃跑。张兰庭抄近道一个飞身冲上了马车,三合将张兰庭推下了车身受重伤。郎中和华生给张济琛举办了葬礼,在葬礼上,郎中告诉了华生自己为何一直帮助张家的原因。郎中在张济琛遗体前发誓,绝不让宝藏落在歹人和倭寇的手上。三合驱车半路被山贼所劫,连人带车全部被押走。犬养被伤之后医生发现犬养中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奇毒,无法解除,让冈田做好心理准备。冈田来到张府,华生问责冈田把何蝉影和张兰庭关哪里去了,而冈田表示何蝉影被管家接走,自己根本不知下落,而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郎中救犬养。郎中要冈田许诺必须放过这批宝藏,冈田答应了要求。华生接到电话找到了兰庭。山贼打开了被劫的宝物发现不是金银,于是决定将这批宝物拿去天津古玩铺子卖掉换钱。

  第19集

  郎中赶到医院,华生告诉郎中张兰庭情况不妙,医生表示张兰庭生命垂危。郎中赶紧施救。山贼头子正欲对何蝉影不轨的时候发现何蝉影下身出血,嫌弃晦气命人将何蝉影扔进乱葬岗。何蝉影被山贼虾米扔到了乱葬岗,虾米正准备走却发现何蝉影还有气,动了恻隐之心,让人把何蝉影带走扔到了一个尼姑庵的门口。华生在回去路上感觉不妙,重新赶回了医院,却发现有人意图进入张兰庭的病房。第二天樊翠花赶到病房,张兰庭不知所踪。众人找到华生责问他把张兰庭藏在了什么地方,华生表示绝对安全的地方。虾米把三合放在了野外,三合央求虾米告诉自己何蝉影在什么地方,虾米表示把何蝉影扔在了尼姑庵门口。三合赶到尼姑庵,却没有发现何蝉影的踪迹。犬养醒来之后要求冈田全力搜捕三合,并且要求冈田回到张家,冈田心碎欲绝。回到张家的冈田对外依旧以三姨太的身份接待前来吊唁的人群。有人提出怀疑张济琛会长的死亡。看着冈田哭丧的模样,樊翠花恨不得弄死冈田。

  第20集

  华生和署长吃饭,商量如何处理冈田及犬养众人,孙署长表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警察,但是自己没有忘本。收拾好犬养等人罪证的孙署长坐在车上被人暗杀炸死,造成一片混乱。接到信息的华生震惊。郎中告诉华生这是张兰庭的梦中呓语,推断出三合杀了管家,劫走何蝉影,重伤张兰庭。找到三合就能找到蝉影。三合通过密道重新回到张府,冈田发现了三合,而樊翠花偷听到了冈田和三合之间的对话,在听到三合之后冲入房门,三合告知了樊翠花何蝉影和宝藏的下落,樊翠花一听是山贼劫走了何蝉影和宝藏,便准备去将之救出,而冈田也要跟着去。蓝玉发现了樊翠花的行踪,同时也发现了冈田留下的字條。蓝玉偷偷把字條交给了劫走红珠的陌生人。樊翠花和冈田要求山寨大爷把劫持来的人和宝物全数交出,被大爷嘲笑,冈田直接用枪废了大爷两條腿,虾米招供东西寄卖在天津的藏古阁里。当三人赶到尼姑庵,庵主告诉冈田,尼姑庵中没有何蝉影。樊翠花不信,决定自己去把何蝉影找出来。

  第21集

  樊翠花从尼姑庵里面找到了人,虾米赶紧把人给扛了出来,走到门口,一群日本武士冲进来。樊翠花看冈田离开,赶紧询问尼姑庵庵主何蝉影被谁接走了。何蝉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个叫做潘安的人救走了。当虾米带着冈田来到藏古阁的时候,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冈田在医院看望犬养,正巧遇上了潘安,何蝉影发现潘安竟然认识冈田茉莉子。樊翠花根据庵主的信息,找到了潘安,顺路找到了何蝉影。何蝉影告诉樊翠花潘安和冈田茉莉子的关系,樊翠花赶紧让何蝉影跟着自己离开。樊翠花要何蝉影出门找车去找华生。潘安告诉冈田自己救了何蝉影。犬养在得知何蝉影就在自己隔壁,而且逃跑了之后,决定马上出院。学生游行抗议塘沽协定,却被日租界警察抓捕,一群学生找到华生寻求帮助,华生义不容辞,却错过了前来投奔的何蝉影。犬养询问三合,三合为了脱身,告诉了犬养张济琛把打开藏宝处的方法只告诉了何蝉影一个人。犬养继续询问的时候,三合表示,自己得要有些脱身之计。

  第22集

  三合为了逼出张兰庭,要求犬养撤销对张兰庭的通缉。华生终于接到了何蝉影,带着她和樊翠花前往了张兰庭所在的藏身处。看见重伤不醒的张兰庭,何蝉影伤心不已。平复心情之后,何蝉影惊觉自己随身佩戴的戒指不在了,赶紧带着华生和樊翠花去寻找戒指,在车内和路经的地方找了一圈之后完全没有找到戒指,根据郎中的引导,何蝉影意识到自己的戒指可能是落在了潘安处。何蝉影再一次和樊翠花来到了潘安处,潘安回忆在救何蝉影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戒指,何蝉影推断戒指可能在三合处。再一次回到张府的何蝉影感慨万千。半个月后,张兰庭蹒跚的下了地,郎中开始教张兰庭习武。而另外一方面,何蝉影逼着冈田茉莉子签署解除张兰庭通缉,对三合的证词以及重金通缉三合的文件。这让冈田意识到何蝉影也逐渐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威胁。三合重新溜进张家准备迷晕何蝉影并带走她,却被蓝玉跟踪。何蝉影苏醒过后直接举枪抓住了三合。何蝉影要三合把自己带去自己的藏身地。

  第23集

  何蝉影询问了三合戒指究竟在哪里,三合大惊,众人面面相觑。虾米提示到可能在山贼大爷那儿。冈田向犬养汇报三合出现,并且告诉了犬养何蝉影正在四处搜集自己在东北的行踪,虾米带着三合等人前往大爷的相好王寡妇处。另外一方面,张兰庭一直跟着郎中学习武艺,已颇有成效。三合闯入大爷和王寡妇所在的屋里,逼问大爷何蝉影的戒指所在,总算拿回了戒指。虾米告诉何蝉影,三合拿回来一整箱大洋,是日本人给的。何蝉影举枪对着三合告诉三合你那不是爱,三合对何蝉影表明真心,何蝉影震惊。华生找到共产党在天津的负责人,要求他集合天津所有的学生力量和媒体力量,力保何蝉影在揭露三姨太真实身份时的安全。三合站出来揭露了冈田茉莉子的日本特务身份。犬养赶紧打电话前往张府找冈田,却被樊翠花接到了电话,气得犬养摔了电话。冈田茉莉子被抓捕,华生对三合以及何蝉影实施保护。华生找到郎中商量对策,郎中决定放三合一马,华生无法接受,郎中苦心相劝。

  第24集

  郎中对着华生把最近指的怀疑的点一一指出,并且告诉华生,黄管家出事前曾经告诉过自己两个女儿可能已经被策反,要他多盯着点。华生受何蝉影所托把戒指交给郎中,郎中仔细观察。送华生出门的的时候,遇上西條埋伏,而张兰庭发现车底埋有炸弹,炸弹爆炸,三人幸免于难。为了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潘安化妆成女人在大街上抢劫被送进了大牢,又贿赂了看守和冈田见面。见到了潘安的冈田百感交集。郎中找到了何蝉影,告诉了张兰庭的近况,告诉何蝉影张兰庭已经失去了记忆和正常人的智力。在带何蝉影见过张兰庭之后,郎中要何蝉影仔细回答自己的问题。潘安召开了记者会。与此同时,华生发现自己所做的所有关于冈田的证据和报告全部消失。犬养得知了潘安的消息,决心利用下去。华生发现自己遇上了来自于上级的压力,他交出了配枪辞职走人。三合和何蝉影被带到日本人的地牢里准备严刑拷打。而西條也迅速解决了这个被犬养安插在租界内部的内奸。

  第25集

  犬养试图通过拷打三合套取宝藏所在地的秘密,最终三合忍不住严刑拷打招了供。犬养一行人找到了张兰庭的藏身处,犬养看见已经变成痴呆的张兰庭,实在是难以相信。在几次测试之后,犬养相信了张兰庭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犬养拿到了张兰庭和何蝉影的戒指,华生看见犬养带着人离开了藏身处,心急如焚。冈田给潘安打了个电话,并且告诉潘安自己想见他。潘安不疑有他赶到张府。三合解开束缚带着何蝉影逃跑,来到犬养的办公室里,看到琳琅满目的宝物。忽然犬养办公室电话响起,叫来了门口的看守,三合击晕了看守,但何蝉影确认这些宝物并不是自家所有,于是三合说带何蝉影去另外一个地方。虾米赶到大竹商社接应三合。犬养拿到两枚戒指心潮澎湃,大半夜就等着看密码。而同时何蝉影来到大竹商社另外一个宝物室,里面果然都是何家的宝物。于是何蝉影以及三合和虾米带着宝物离开了大竹商社。犬养登门告诉郎中和华生,大竹商社被窃,自己不会放过三合与何蝉影。

  第26集

  逃出生天的何蝉影被三合挑拨,怀疑郎中和樊翠花樊翠花的真实目的,同时三合告诉何蝉影,犬养拿走的戒指是假的。何蝉影赶到张兰庭的藏身处,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此时郎中提出犬养和冈田并未遵守约定,冈田声称这并不是寻宝,而只是拿回大竹商社被窃的宝物。郎中带着冈田去三合的藏身处。虾米发现大事不妙,赶紧通知三合和何蝉影,三合紧急让何蝉影上房逃脱。看见日本人是樊翠花和郎中带来的,何蝉影开始怀疑郎中和樊翠花的真实意图。冈田逼问三合把东西藏哪里了,三合吓得告诉了冈田东西藏在日本正金银行。何蝉影重新潜入了张府,得知书房只有郎中夫妇来过,心觉不妙的何蝉影赶紧回到自己卧室,却看见张兰庭握着蓝玉的手从床上起身。面对何蝉影的责问张兰庭百口莫辩。看着家里内讧,冈田坐享其成,但看见张兰庭清醒,发现事有蹊跷。冈田马上向犬养汇报了情况。犬养大惊。张府几人合计发现是因为上一次何蝉影看见冈田和樊翠花一起出现从而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第27集

  得知了一切真相的何蝉影内心陷入了纠结,红珠告诉何蝉影他们从大竹商会拿走的宝物是假的。犬养看见了报纸上刊登的何蝉影与张兰庭共同出席记者会,意识到张兰庭就是在给自己下套,犬养对冈田下令,大开杀戒一个不留。华生带着张兰庭前去张济琛的坟前。蓝玉终于在寺庙中找到了红珠,姐妹团聚感慨万分,冈田和潘安见面,潘安送给了冈田一束玫瑰。蓝玉和红珠赶到了会场,但是敏感的红珠发现了周围有无数眼线。虾米紧急找到何蝉影,说满大街都是她和三合的照片,全城搜捕。三合找人鉴定偷来的宝物却毫无收获。郎中和樊翠花冲到日租界带走何蝉影,留下红珠等待宝物真假消息。西條通报犬养张兰庭是武功高手。三合知道宝物为假之后迅速找到了犬养,原本意欲让犬养继续陪着自己演戏,没想到被犬养威吓。华生来到何蝉影藏身处,带着何蝉影准备回到张府。而留在会场的红珠遇上了西條,犬养让西條把红珠带到大竹商社地牢,躲在角落的蓝玉勉强逃过一劫……

  第28集

  看见穿着何蝉影衣服的红珠被拖进地牢,不明就里的三合大惊。犬养让西條折磨红珠来威胁三合,逼迫他说出戒指上的密码。认为何蝉影被折磨的三合内心十分纠结。最终全部招了出来。三合交出了藏宝路线图,正当犬养打开地图查看的时候忽然口吐鲜血,三合赶紧收起地图。西條将红珠带回会场宾馆意图不轨,红珠让蓝玉出去求救,郎中和张兰庭迅速赶到,西條已经跳窗逃离。红珠告诉张兰庭,三合已经破译了密码,地图也被偷走。逃出生天的三合回到宾馆却被虾米拉住说屋子里已经没人了。三合意识到情况有变,赶紧离开。犬养吐血不止,命令冈田迅速去把郎中找来。郎中要犬养解除对何蝉影的通缉,否则自己拒绝治疗犬养。三合带着虾米来到了张家祖坟。被路过的西條看见一个人呆在祖坟的虾米,意识到三合可能在这里。三合和虾米根据地图找到了宝藏所在的迷宫,西條紧跟其后。误入歧途的三合被关进机关,转身发现张兰庭与何蝉影都站在自己的身后。

  第29集

  三合意识到自己被郎中的假地图给骗了,正当准备继续骗取何蝉影的信任的时候,却发现了日本人西條的存在。虾米去报警说张兰庭杀了日本人。苏醒过来的犬养把冈田给赶了出去,三合趁机潜入了犬养的病房,告诉犬养自己手上有机关破解图。要犬养实现承诺。日本警察前往张府抓捕杀害西條三助的凶手,张兰庭跟随日本警察来到警署,正好遇上指控他的虾米,张兰庭略施小计让虾米吐露出一切都是三合逼迫自己做的。指认人现场翻供,日本警察也拦不住张兰庭。张兰庭打听到犬养居住的地方,犬养打不过张兰庭,只能说出何家宝藏被冈田运回了新京。华生打电话通知天津警局,谎称运送宝藏的列车上面有炸弹。接到报警的列车停了下来,张兰庭等人趁机上车搜查,冈田被张兰庭和何蝉影抓住,不巧撞见了一起同行的潘安。潘安铁了心要保冈田,让华生随意搜查行李。一行人打开行李,发现宝物依旧全是赝品。在最后一个箱子里发现了点燃的炸弹,众人混乱,趁着混乱冈田逃跑。

  第30集

  犬养告诉冈田张兰庭已经不是过去的张兰庭了,要多加提防。三合跑回了山寨,当起了山贼的瓢把子,把日本人给的三十万大洋发给了土匪,再购买了大量枪支弹药,准备杀回天津卫。冈田以自己为饵,把张兰庭和何蝉影给钓了出来。冈田没想到自己被张兰庭带回了张府,华生也把潘安带到了冈田的面前,冈田巧言令色,咬死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潘安被郎中带进了小屋,要“严刑拷打”,冈田激动起来,表示自己全招。听到真相的潘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冈田招供,按照约定,张兰庭放走了潘安。半夜,放走的潘安偷偷潜回公馆,带走了冈田。逃跑的冈田决定继续执行任务,并且决定杀掉潘安,潘安表示并不害怕,并且将继续帮助冈田完成任务。两人决定从铁路逃走,在半路上再一次被华生等人给拦截了下来,潘安悄悄松了绑并且把何蝉影弄晕过去。冈田说出真相,只是为了把张兰庭和何蝉影骗去奉天全部杀掉,宝物从来没有离开过天津。冈田提议让潘安出卖自己,去做卧底达成任务。

  第31集

  伪装自己与张兰庭合作的潘安取得了张兰庭的信任。到奉天后,张兰庭告诉了潘安自己即将前往正金银行,而窃听这一切的冈田有了一定的打算,正金银行门口潘安看到前来的只有张兰庭一个人,颇有些惊讶。两人查看正金银行保险柜的时候,银行经理无意透露张家商社在本银行存有一批清宫珍宝,引起张兰庭警觉。突然几声枪响,银行保险柜报警,守在门口的华生等人惊讶。虚惊一场以后,潘安和张兰庭分别回到了自己的落脚点,潘安询问冈田是不是她安排的劫匪,冈田犹豫之后肯定,潘安告诉冈田,张兰庭接下来要回天津,并且张兰庭认为银行内的宝物是假的。而冈田肯定宝物是真的。张兰庭深夜闯入潘安处,用激将法让冈田和潘安把银行取宝物的密码套到了手。第二天冈田和潘安把宝物从银行取出,送到事先安排的专列上,全程未见到张兰庭与何蝉影。火车开动后冈田和潘安在车上看见了张兰庭一行人。鉴宝图册被偷换,无法鉴别宝物真伪,张兰庭用计逼冈田承认宝物是真的。

  第32集

  按照鉴宝图册,宝物为真,但张兰庭始终觉得宝物不对。被救出来的冈田也挟持了何蝉影,威胁张兰庭诸人把枪放地上。然后将此行人全部捆绑起来。冈田等人下车后,计划将列车彻底炸毁,从而伪装事故杀死张兰庭等人。潘安感慨自己没有杀过人,冈田要求潘安拿枪杀死张兰庭等人来验证对她的真心。潘安发现枪里没有子弹,竟然重新要求冈田给自己装上子弹,进车厢以后对着车厢一阵乱射,把弹匣打空。混乱中潘安发现逃脱的蓝玉,把钥匙偷偷扔在了她身边。蓝玉赶紧把车厢中的人救了出来,而成功炸掉车厢之后,冈田感慨自己终于完成了目标。

  三合来到张府得知何蝉影死讯之后无比失意,冈田接到任务,要求杀掉潘安,却被神秘人所救。犬养和冈田从渣打银行里面搬出宝藏,三合接到讯息立即出发。而埋伏许久的张兰庭也伺机而动。利用华生和郎中打了一个时间差,让犬养跟错了军车。三合发现跟错了车,赶紧撤退。张兰庭终于截到了宝物。

  第33集

  三合意识到张兰庭和何蝉影都没有死。回过神来的犬养命令冈田杀掉逃出生天的潘安。郎中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地方把宝物藏起来。蓝玉向冈田通报宝物藏在城外的废庙里。犬养立即派人去盯住张兰庭一行人。蓝玉央求冈田放了自己的娘,冈田说只要宝物一日没寻回来,一日便不可能释放蓝玉娘。蓝玉一走,冈田意识到潘安就是放走张兰庭等人的元凶,而潘安则反责问为何冈田要杀掉自己。潘安重新回到张兰庭身边成为卧底。却只说了一半的话就直接离开了。蓝玉被释放,后面跟着三合与虾米。两个日本武士找到了郎中和华生的藏身处,引来一批日本人,同时三合也让人叫来自己的兄弟准备劫持人和宝物。樊翠花看见蓝玉神色不对,几番责问之下意识到三合已经跟来。张兰庭收到三合赶到破庙的消息。三合看久攻不下破庙,撤退路上发现何蝉影与张兰庭,狂追不舍,最终张兰庭和何蝉影甩掉三合在张府与众人会合。重新寻回传家宝物的何蝉影终于能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第34集

  张兰庭认为现在哪里都已经不安全了,不如全数捐献给国家。新闻会一开,三合抢夺珍宝的美梦破碎。犬养也自知大势已去。很快,冈田被抓。没过多久,日本武士找到了潘安并带走了他。张兰庭迅速找到大竹商社,却得到通知犬养一行人早已撤走,同行的还有刚来的刀客和八挺机关枪。

  原本在张府的何蝉影又一次消失,樊翠花赶紧通过密道找人,却没有看到人影。张兰庭判定是三合绑走了何蝉影。潘安被犬养带人绑到了码头工厂,犬养要潘安签署撤销冈田的通缉令文件,并栽赃在张兰庭身上,潘安不理。三合要挟何蝉影交出宝物,何蝉影不从,三合便威胁何蝉影,他将会不择手段。潘安最终还是在文件上签字,而何蝉影也因为三合的威胁只能打电话通知张兰庭。三合要求张兰庭一个人带着机关破解图来单独见他。犬养带着潘安保释了冈田。同时,华生接到电话,冈田被释放。新闻发布会上,潘安被华生所救,对着所有记者宣布冈田茉莉子真实身份,被日本刺客暗杀未遂。

  第35集

  潘安被日本刺客击中,紧急送往医院。张兰庭一个人赶到了和三合的约定地点,被三人用枪顶着带到了破庙附近。三合看见人来,得意的让张兰庭把手里的破解图交出来,山匪给张兰庭搜身,却被张兰庭反制,三合见势不妙,让一群人持刀抢夺,被张兰庭全数打倒。正当张兰庭救下人质的时候,却被人捆住无法行动。三合把张兰庭几乎活埋了起来,只露出了一个头。来到张家祖坟,被虾米劝住的三合决定回到大本营。苏醒过来的蓝玉赶紧把张兰庭从土堆里挖了出来,张兰庭昏迷到深夜方才苏醒,醒来生怕何蝉影误以为自己已死,他必须马上找到何蝉影。等待何蝉影改变心意的时候,三合让虾米去弄一具张兰庭的假尸首好让何蝉影死心。三合前去看望何蝉影,何蝉影却告诉三合不要用假尸体来糊弄人,同时何蝉影举枪要求三合给自己快马逃离此地。终于与前来寻找何蝉影的张兰庭团聚。回到家中的张兰庭收到了冈田茉莉子的起诉。要求张兰庭净身出户,所有财产划归冈田茉莉子继承。

  第36集

  准备前去法院的张兰庭和何蝉影被人给拦在了路中间,张兰庭识破这是有预谋的,正是为了让他无法赶到法庭。由于张兰庭的缺席,法院判决冈田茉莉子的继承人身份真实有效,包括之前捐赠给政府的文物全部归还给了冈田,犬养不仅拿到了之前丢失的何家宝物,更可以立即出发前去张家祖坟,找到张家那部分的国宝。

  法官表示,除非有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否则无法翻案,张兰庭拿出张济琛所写的真遗嘱,法官表示可以帮助张兰庭。日本人得知张兰庭有了张济琛的真遗嘱,冈田茉莉子重伤了法官拿到了遗嘱。开启张家祖坟机关当日,三合的马车出现,三合带着炸药和山贼闯入墓地下的机关,准备炸墓取宝。炸开大门的三合正准备往里冲,手下数人旋即命丧在密室里,正当三合准备继续炸墙的时候,犬养带人团团围住三合,让三合自己打开机关,在折掉所有弟兄之后,犬养让三合自己打开了机关。当犬养和三合突破重重机关来到藏宝室的时候,却发现张兰庭等人已经在藏宝室里恭候许久……


     
[关闭窗口]
 
 
上影集团/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1-2005 Eastday.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